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唐朝皇帝制度考论
摘自《乾陵文化研究》九
发布时间:2015-05-19 浏览次数:

 

皇帝,乃中国历代封建王朝君主之尊号。上古时期,最高统治者称“皇”或“帝”。夏朝天子则称“后”,商朝称“帝”,周朝称“王”,春秋战国时期,因诸侯大多僭越称“王”,故“王”不再是周天子的专称。

公元前230年-前221年,秦王嬴政以十年时间先后并吞了韩、赵、燕、魏、楚、齐六国而统一了天下,建立了新的中央集权制,嬴政认为自己“德兼三皇,功高五帝”,因无以称其功,故兼采“皇”“帝”之号作为对自己的正式称号[1],史称“秦始皇帝”或“秦始皇”。

秦始皇时,在中央实行三公九卿制,在地方废除分封制,代之以郡县制,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对外北击匈奴,南征百越,对内修筑长城,沟通水系,被后世誉为“千古一帝”。

到隋唐时期,中央集权制已经演变为君主集权制,尤其是唐朝,皇帝“得一继明,通三抚运。乘天地之正,齐日月之晖。敷四术而纬俗经邦,蕴九德而辨方轨物。御紫宸而访道,坐元扈以裁仁。化被丹泽,政洽幽陵。三秀六穗之祥,府无虚月;集囿巢阁之瑞,史不绝书。照金镜而泰阶平,运玉衡而景宿丽。可谓鸿名轶于轩昊,茂绩冠于勋华”[2]。这种尊崇皇帝的行为不仅表现在政治上,而且在生活以及其他方面依然绝对神圣,因此,也就构成了刘向阳 党明放唐朝典章制度的基本精神和核心内容。本文依据文献记载,试从东宫制度、皇位继承、玺节绶符、后宫制度、宗室分封、设官授勋、朝仪制度、皇帝名号等方面初步探讨唐代的皇帝制度,不妥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东宫制度

东宫,春秋战国时本为诸侯妾媵所居之宫。汉时则为太后所居之宫。后为太子所居之宫,或称“青宫”“春宫”等,亦为太子代称。

1.建储原则

“储”即“储君”,指未来的皇帝,即皇位的继承人,亦称“储元”“储副”“储后”“储嗣”“储两”“储贰”等,均为太子别称。《后汉书》卷3 6《郑兴附郑众传》曰:“太子储君。”《晋书》卷40《贾充传》、卷59《成都王颖传》均曰:“皇太子,国之储君。”

建储之制始于商,兴于周。因其朝代变迁而致先后有别,史载:

盖成周之制,天王之子称王世子,诸侯之子称世子,又皆有太子之称。秦并六国,兼皇帝而建号,汉承秦法,崇建储贰,以嫡嗣为皇太子,诸侯王之嫡子称世子焉。历世以还,遵其位号。[3]

嫡子,指正室之妻即皇后所生子。封建时代皇位的继承人必须是皇帝的嫡长子,无论贤能与否,依长幼而定,即所谓“立嫡以长不以贤”。如果嫡子早薨,则可立其子为继承人。还有一种情况是“立子以贵不以长”,就是说,若皇后没有子嗣,退而次之,就只能立“地位最显贵”的妾的子嗣,并不问其贤德如何。最次的当为“立储以爱”,即皇帝最喜欢哪个儿子,就去立哪个儿子。除此之外,比较特殊的尚有立皇太叔、皇太弟、皇太孙等。

嫡长子继承制是中国古代一夫多妻制下实行的一种继承制度,是维系宗法制的核心制度之一。在“早建元良”的皇家制度前提下,基本上都能遵循“嫡长子继统”的建储原则。在该制度中,嫡长子不一定就是皇子中最有能力之人。由于皇权的尊崇,经常会出现嫡系诸王甚至庶系诸王大打出手争夺储位之例,在这种情况下,嫡长子能够顺利继位者并不多见,如西汉十一帝中,能以嫡长子身份继位者仅有第二任惠帝刘盈(高祖刘邦与吕后所生)、第八任元帝刘(宣帝刘询与孝宣许皇后所生)及第九任成帝刘骜(元帝刘与孝元王皇后所生)。

纵观历史,皇太子与皇帝以及皇子们之间的关系尤其在政治利益上表现得极为复杂和微妙:①皇位的传承虽然需有继承人,事实上,皇太子本身就拥有着极大的权力,其存在反过来又会对皇帝构成一定的威胁,甚至在与皇帝发生冲突时,旁加权臣或宦官掺和,皇太子极易叛逆,乃至弑君;②由于其他皇子觊觎储位,之间往往相互倾轧,甚至兵戎相见。

唐朝立储,沿袭汉制。高祖即位之初,便册立嫡长子李建成为皇太子,“武德元年,立为皇太子”[4]。但主要问题是:在晋阳起兵之前,李渊曾对李世民说:“如果霸业成功,就册立你为皇太子。”之后,高祖为了巩固霸业,让李世民能够继续率军征讨,再次许愿可将其改立为皇太子。武德八年(625),加李世民为中书令。又因其战功益高,屡屡“许以为太子”。

正因高祖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无常,无形中滋长了秦王的野心;又因皇储之争,直接导致秦王李世民与皇太子建成及齐王元吉之间矛盾的尖锐,皇太子曾与齐王数次密谋陷害秦王,结果导致了武德九年(626)六月初四的那场“玄武门之变”,从整个事态的发展过程看,酿成兄弟反目成仇,进而骨肉相残,最终当归罪高祖李渊。

太宗朝,李世民打算废长立幼,以私爱立储。最终废黜太子承乾,贬逐魏王李泰,在国舅长孙无忌的强大作用下,皇九子李治被册立为皇太子。

储君与皇帝关系的特殊和敏感,致使朝臣们在履行职责时,不得不小心翼翼,既不敢违抗皇命,又不愿得罪太子。

2.太子地位

自帝制诞生后,相应地也就产生了皇太子。史称:

良以其承万代之业,居群后之上,帝宸之贰体,率土之系心,当副君之任,为天下之本,故其礼秩之尤重,而安危之斯属焉。[5]

由此可以看出,皇太子所享有的殊遇首先是拥有属于自己独立的、类似于朝廷的东宫。东宫在官员的配置上完全仿照朝廷建制。除此之外,皇太子还拥有一支类似于皇家禁军的私人卫队——太子诸率。皇太子的妻妾也如同皇帝的妃嫔一样有正式封号,如太子妃、良娣、孺人等。

皇太子需临轩册命。待册命程序结束后便是皇太子朝皇后、谒太庙、会群臣、群臣上礼、会宫臣、宫臣上礼等。

皇太子会群臣,皆如元会之仪。其贺辞云:“伏惟殿下,固天攸纵,德业日新,式光宸宫,普天同庆。某等情百常品,不胜忻悦。”左庶子宣令答云:“某以不敏,夙恭礼训,祗奉朝命,惭惧惟深。”(《通典》卷125《临轩册命皇太子·群臣上礼》)

唐朝的太子对皇帝可自称“儿臣”,对皇后或皇妃亦可称用“儿臣”。对下级可称“本王”或“本太子”,皇太子常被左右呼为“储君”或“郎君”。

皇帝对皇子的称呼,平时可直呼其名,亲昵一点的可呼其乳名,亦或呼其排行,如睿宗李旦常呼排行老三的李隆基为“三郎”。

3.东宫机构

搜访贤德,以辅储宫。东宫僚属的设置,意在培养皇太子的才德与贤能,说白了,就是在培植皇太子的政治势力。史载:

东宫官叙:太子六傅,太子宾客,太子詹事,太子庶子,太子家令,太子率更令,太子仆,左右卫率府,左右司御率府,左右清道率府,左右监门率府,左右内率府,太子旅贲中郎将,太孙官属。[6]

唐朝东宫僚属基本上模仿中央的三省六部及卿监百司而设置,只是在规模及员数上有所递减。

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各一人,被称为“太子三师”,并从一品。“以道德辅教太子者也,至于动静起居,言语视听,皆有以师焉”[7]

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各一人,被称为“太子三少”,并正二品。“掌奉皇太子,以观三师之道德而教谕焉”[8]。如太子出行,则需乘辂备仪。

“三师”“三少”虽为闲散之职,但因其品位崇高,不轻易授人。若授,则授予贤达,通常皆由因种种原因而被罢免的权臣或勋臣充任,若无其人,则当空阙。

太子宾客四人,正三品。职“掌侍从规谏,赞相礼仪,而先后焉。凡皇太子有宾客宴会,则为之上齿”[9]

在三师三少及宾客之下,又设府、坊、寺、令诸衙门:

太子詹事府:太子詹事府仿照中央尚书省而置。后周时称“太子宫正”或“宫尹”。隋开皇元年(5 8 9)更为詹事,唐龙朔二年(662)改为少尹,咸亨元年(670)复旧;则天天授(690692)中改称宫尹,中宗神龙元年(705)复旧。设詹事一人,正三品;设少詹事一人,正四品上。“太子詹事之职,统东宫三寺、十率府之政令,举其纲纪,而修其职务;少詹事为之贰。凡天子六官之典制,皆视其事而承受焉”[10]。其下设丞二人,正六品上;主簿一人,从七品上;录事二人,正九品下。“丞掌判府事。凡敕令及尚书省、二坊符牒下于东宫诸司者,皆发之,若东宫诸司之申上者,亦如之。主簿掌付所受诸司之移、判及弹头之事而勾会之。凡三寺、十率府文符之隐漏,程限稽失,大事启文,小事下率更以绳之;及掌印,勾检稽失。录事掌受事发辰”[11]

太子司直二人,正七品上。龙朔三年(663)置桂坊,比御史台。置令一人,比御史大夫;司直二人,比侍御史。司直“掌弹劾宫寮,纠举职事。凡皇太子朝宫臣,则分知东西班。凡诸司文武应参官,每月皆具在否,以判正焉;凡诸率府配兵于诸职掌者,亦如之;皆受而检察,其过犯者,随以弹启。若皇太子监国,詹事及左、右庶子为三司使,则司直一人与司议郎、舍人分日受启状,详其可否,以申理之。若皇太子出,则于卤簿内分以纠察”[12]。太子左春坊:太子左春坊仿中央中书省和门下省而设。北齐为门下坊,高宗龙朔二年(662)改为左春坊。设左庶子二人,正四品上;太子中允二人,正五品下。“左庶子之职,掌侍从,赞相礼仪,驳正启奏,监省封题,中允为之贰。凡皇太子从大祀及朝会,出则版奏外办中严,入则解严焉。凡令书下于左春坊;则与中允、司议郎等覆启以画诺;及覆下,以皇太子所画者留为按,更写令书,印署,注令诺,送詹事府。若皇太子监国,事在尚书者,如令书之法”[13]

太子司议郎四人,正六品上。贞观十八年(644)置,龙朔二年(662)改为太子左司议郎,咸亨元年(670)复旧,职拟给事中。录事二人,从八品下;主事三人,从九品下。“司议郎掌侍从规谏,驳正启奏,以佐庶子、中允之阙。凡皇太子之出入朝谒、从享,及释奠于先圣先师,讲学、临胄,抚军、监国之命可传于史册者,并录为记注。若宫坊之内祥瑞、灾眚,及伶官之改变音律、新曲调,宫臣之宫长除拜、薨卒,亦皆记焉。每岁终,则送之于史馆”[14]

太子左谕德一人,正四品下,职拟左散骑常侍。太子左赞善大夫五人,正五品上。龙朔二年(662)改为太子中允,咸亨元年(670)复置中允,而赞善大夫不废,又加置五人。职拟谏议大夫。“左谕德掌谕太子以道德也。皇太子朝宫臣,则列侍于左阶;出入,则骑从于正道之左。其内外庶政有可为规讽者,随事而赞谕焉。左赞善掌翊赞太子以规讽也。皇太子出入动静,苟非其德义,则必陈古以箴焉”[15]

太子左春坊下设崇文馆、司经局、典膳局、药藏局、内直局、典设局及宫门局等机构:

崇文馆:仿中央门下省所属的弘文馆而置。初,魏文帝招文儒之士,始置崇文馆,王肃以散骑常侍领崇文馆祭酒,自后无闻。贞观中,崇文馆设学士、直学士员,员数不定。掌教授学生等业。设校书郎二人,从九品下。“崇文馆学士掌刊正经籍图书,以教授诸生。其课试、举送如弘文馆。校书掌校理四库书籍,正其讹谬”[16]

司经局:仿中央秘书省而置。设洗马二人,从五品下;文学三人,正六品下;校书四人,正九品下;正字二人,从九品上。“洗马掌经史子集四库图书刊缉之事,立正本、副本,贮本以备供进。凡天下之图书上于东宫者,皆受而藏之。文学掌分知经籍,侍奉文章,总缉经籍;缮写装染之功,笔札给用之数,皆料度之。校书、正字掌校理刊正经、史、子、集四库之书”[17]

典膳局:仿中央尚食局而置,设典膳郎二人,正六品上;丞二人,正八品上。“典膳郎掌进膳尝食之事;丞为之贰。每夕,局官于厨更直”[18]

药藏局:仿中央尚药局而置,设药藏郎二人,正六品上;丞二人,正八品上。“药藏郎掌和齐医药之事;丞为之贰。凡皇太子有疾,命侍医入诊候以议方药。应进药,命药僮贰筛之,侍医和成之;将进,宫臣监尝,如尚药局之职”[19]

内直局:仿中央尚衣局而置,设内直郎二人,从六品下;丞二人,正八品下。“内直郎掌符玺、伞扇、几案、衣服之事;丞为之贰”[20]

典设局:仿中央尚舍局而置,设典设郎四人,从六品下。“典设郎掌汤沐、洒扫、铺陈之事。凡大祭祀,皇太子散斋三日于别殿,致斋二日于正殿。前一日,设幄坐于正殿东序及室内,俱西向,又张帷于前楹下;殿若无室,则张帷。若大礼应供者亦如之”[21]

宫门局:仿城门郎而置,设宫门郎二人,从六品下;丞二人,正八品下。“宫门郎掌内外宫门管钥之事。凡宫殿门,夜漏尽,击漏鼓,开;夜漏上水一刻,击漏鼓,闭。每岁终行傩,应经所由门,并先一刻早开。若皇太子不在,则闭东宫正门,其宫城门使、宿卫人应入宫殿者,各于左、右厢便门出入;至皇太子还仗,乃开。凡宫中漏刻昼夜惟唱时,不复击鼓;若开、闭门及每夜一更尽,依法击钟鼓”[22]

太子右春坊:设右庶子二人,正四品下;太子中舍人二人,正五品下。其职“掌侍从左右,献纳启奏,宣传令言;中舍人为之贰。凡皇太子监国,于宫内下令书,太子亲画日至春坊,则宣传之”[23]。下设太子舍人四人,正六品上;职“掌侍从,行令书、令旨及表、启之事。皇太子通表如诸臣之礼。诸臣及宫臣上皇太子,大事以笺,小事以启,其封题皆曰‘上于右春坊’,通事舍人开封以进。其事可施行者,皆下于舍人,与庶子参详之,然后进;不可者则否”[24]

太子右谕德一人,正四品下;太子右赞善大夫五人,正五品上。“右谕德掌如其左。皇太子朝宫臣,则列侍于右阶之下;出入,则骑于正道之右。右赞善大夫掌如其左。凡皇太子朝宫臣,则列于右阶之下”[25]

太子通事舍人八人,正七品下。职“掌导引东宫诸臣辞见之礼,及承令劳问之事;凡大朝谒及正、冬,百官与诸方之使者参见东宫,亦如之。若皇太子行,先一日,京文武官职事九品已上奉辞;及还宫之明日,参见亦如之”[26]

太子内坊:此由宦官主之。设典内二人,从五品下;丞二人,从七品下;“典内掌东宫内之禁令,及宫人粮廪赐与之出入;丞为之贰。凡任典直以仪式,导客主之傧序,任帅以门户,任内阍以出入,任给使以伞扇,任内厩以车举,任典事以牛马;典内统而监主之。凡皇太子妃之亲、内命妇之母并郡主合乘车出入者,亦监之。凡宫人、命妇亡葬之制,皆率其属而供其职”[27]

除此之外,另设太子内官如下:

司闺,从六品。掌导引妃及宫人名簿,以总掌正、掌书、掌筵,知三司出纳。掌正,从八品。掌文书出入,录目为记;并闺管钥,纠察推罚。女史,流外三品。掌典文簿而执行焉。掌书,从八品。掌宝及符契、经籍,宣传、启奏,教学、廪赐,及纸笔、监印。掌筵,从八品。掌帷幄、床褥,几案、举伞扇,洒扫、铺设及宾客。司则,从六品。掌礼仪参见,以总掌严、掌缝、掌藏,而领其事。掌严,从八品。掌首饰、衣服,巾栉、膏沐,服玩、仗卫。掌缝,从八品。掌裁缝衣服、织绩。掌藏,从八品。掌金玉、珠宝、财货、绵缯、缣彩出入。司馔,从六品。掌膳羞,进食先尝,以总掌食、掌医、掌园,而领其事。掌食,从八品。掌膳羞、酒醴,灯烛、柴炭,及宫人食料、器皿。掌医,从八品。掌医药、伎乐。掌园,从八品。掌园苑,种植蔬果。[28]

太子家令寺:仿中央光禄寺、司农寺及太府寺而置。设家令一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七品上;主簿一人,正九品下。家令“掌皇太子之饮膳、仓储、库藏之政令,总食官、典仓、司藏三署之官属。凡皇太子备礼出入,则乘轺车,具威仪,先诸臣以导引。若祭祀、宾客,则供酒食,以为献主。若进献、赐与,则奉金玉、货币,而以法式赞之。凡宫坊府署廨宇及床几、茵蓐席、器物不供于将作、少府者,皆供之。丞掌判寺事。凡食官、典仓、司藏之出纳,籍其名数,以时刺于詹事。凡庄宅、田园,必审其顷亩,分其疆界,置于籍书;若租税,随其良瘠而为收敛之数,以时入之,禁其逋违者。若宫、朝、坊、府有土木营缮,则下于司藏,命典事以受之。主簿掌印及勾检稽失。凡寺、署之出入财物,役使工徒,则刺詹事,上于尚书;有所隐漏,言于司直;事若重者,举咨家令,以启闻”[29]

太子率更寺:仿中央宗正寺、太常寺及大理寺而置。设令一人,从四品上;丞二人,从七品上;主簿一人,正九品下。率更令“掌宗族次序,礼乐、刑罚及漏刻之政令。凡皇太子释奠于先圣先师,讲学齿胄,皆总其仪注,而为之导引。若皇太子备礼出入,则乘轺车,位亚家令焉”[30]

太子仆寺:仿中央太仆寺、卫尉寺、鸿胪寺及殿中省尚乘局而置。设仆一人,从四品上;丞一人,从七品上;簿一人,正九品下。太子仆“掌车舆、骑乘、仪仗之政令及丧葬之礼物,辨其次叙与其出入,而供给之”[31]

东宫太子左右卫率府、左右司御率府、左右清道率府、左右监门率府及左右内率府则仿中央十六卫而置,号称“东宫十率府”。

太子左右卫率府,设率各一人,正四品上;副率各二人,从四品上。左右卫率“掌东宫兵仗羽卫之政令,以总诸曹之事,凡亲、勋、翊府及广济等五府属焉;副率为之贰。凡元正、冬至,皇太子朝宫臣及诸方使,则率卫府之属以仪仗为左、右厢之周卫。若皇太子备礼出入,则如卤簿之法以从。每月,亲、勋、翊三府之卫及广济等五府之超乘应番上者,配于所职”[32]。下设长史、录事参军事、仓曹参军事、兵曹参军事、胄曹参军事、司阶、中候、司戈、执戟等,员数从各一至各三不等,品级从正七品上至从九品下不等。

太子左右司御率府,设率各一人,正四品上;副率各二人,从四品上。左右司御率府率“掌同左、右卫率;副率为之贰。郊城等三府之旅贲应番上者,各配于所职”[33]。下设长__史、录事参军事、仓曹参军事、兵曹参军事、胄曹参军事务、司阶、中候、司戈、执戟等,员数从各一至各三不等,品级从正七品上至从九品下不等。

太子左右清道率府,仿照中央左右金吾卫而置。设率各一人,正四品上;副率各二人,从四品上。左右清道率府率“掌东宫内外昼夜巡警之法,以戒不虞,凡绛邑等三府皆属焉;副率为之贰。凡皇太子出入,则领其属以清游队为之先,以后拒队为之殿,其余依卤簿之法以从。凡仗卫之出入,置细引以导之,兼为之纠正”[34]

太子左右监门率府,仿照中央左右监门卫而置。设率各一人,正四品上;副率各二人,从四品上。左右监门率府率“掌东宫诸门禁卫之法;副率为之贰。凡东宫诸司应以籍入于宫殿者,皆本司具其官爵、姓名以牒门司,门司送于监门,监门之主与判曹印署,复送于门司;门司会之,同则听入。凡东宫内、外门之守者,并司其出入。凡财物、器用之出入于宫禁者,皆以籍傍为据,左、右监门以出入之。若皇太子出入;则依卤簿之法,率其属于牙门之左右,以为捍守”[35]。下设长史各一人,从七品上;录事参军事各一人,正九品上;兵曹参军事务一人,正九品下;胄曹参军事各一人,正九品下。

太子左右内率府,仿照中央左右千门卫而置。设率各一人,正四品上;副率各一人,从四品上。左右内率府率“掌东宫千牛、备身侍奉之事,而主其兵仗,总其府事;而副率为之贰。以千牛执细刀、弓箭,以备身宿卫、侍从,以主仗守戎服、器物。凡皇太子坐朝,则领千牛、备身之属升殿。若射于射宫,则率领其属以从,位定,千牛、备身奉细弓及矢,立于东阶上,西面;率奉弓,副率奉矢及决拾,北面张弓,左执,右执箫以进副率以巾拂矢而进,进讫,各退立于位。及射,左、右内率启其矢中及不中,既事,受亦如之”[36]。下设长史各一人,从七品上;录事参军事各一人,正九品上;兵曹参军事各一人,正九品下,胄曹参军事各一人,正九品下。长史掌判诸曹官吏及千牛、备身之贰,余如左、右率府。录事参军事掌印,兼勾簿书及其勋阶、考课稽失。兵曹掌文武官及千牛、备身之簿书,及其勋阶、考课、假使、禄俸之事。胄曹掌细引仗及羽仪之物,自千牛以下各分而典之。

4.太子监国

太子监国,指皇太子替代皇帝留守宫廷处理国政。“君行,太子居,以监国也;君行,太子从,以抚军也”[37]。也指皇帝未能亲政而暂理朝政。“太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视君膳者也,故曰冢子。君行则守,有守则从,从曰抚军,守曰监国,古之制也”[38]

通常情况下,下列几种情形将会出现太子监国:①太子临危授命的监国;②太子攘夺皇权后的监国;③皇帝巡幸时的太子监国;④皇帝因病诏令太子监国;⑤权臣或宦官废帝后的太子监国。

如果太子是临危受命或攘夺皇权监国,这就足以表明太子已经实际上操控了国家的权力。唐朝的太子监国现象如武德九年(626)六月初四,秦王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射杀太子建成和齐王元吉后,成为最有实力的人物。至此,高祖李渊已经失去了控制政局之力,无奈之下,只好立世民为皇太子,同时令其监国。

在皇权分配制度上,以监国方式交出国政不失为一种体面之策。大唐历28921帝,其中大多是以皇太子身份监国的。正常时期政局稳定,统治集团内部虽然存在着争斗,但多数皇帝还是能够随时随地控制政局,如果在这个时期委以太子监国,则起的主要是行政方面的作用;非常时期政局不稳,如果在这个时期委以太子监国,则起的主要是政治方面的作用。

太子在监国期间,其中央行政运行方式和程序往往会出现相应的变化。首先是以东宫僚属为处理全国政务之官员,采用的是太子系统的公文格式向全国发文,并取代中央中书、门下和尚书三省主持全国政务。而中央三省之长官中书令、侍中及尚书令则以兼摄方式临时运转到东宫体制上以协调两宫联系,其基本等同于中央的三省六部制。

到了李治监国时期,政治制度上有所增减。从立法上正式对太子系统公文格式做出规定,中央行政中枢用东宫的班子,但中央三省的主要官吏却被临时委以东宫官职,使他们共同辅佐太子。高宗因体弱多病,又常住东都洛阳,多次委以太子监国,事实上,也给武后揽权以可乘之机。武则天时期,废立事频,尽管如此,仪凤四年(679),皇太子李贤也曾监国一年。永淳元年(682)至武后驻东都洛阳期间,太子李显也曾监国一年有余。由于废立不定,大权操握在武后等人手中,这一时期,太子监国在权限上被大打折扣。睿宗前期,临淄王李隆基以实力诛韦氏政治集团有功,得立为太子后,也曾以太子身

份监国。自玄宗以后诸帝以太子监国,多系宦官相逼。

皇位继承

1.太子登基

登基,又称“登极”“即位”“继位”。所谓登基大典,就是宫廷为新皇帝即位所举行的一个声势浩大的仪式,即“登基仪”。这一仪式往往通过祭天告祖借以显示皇权的合法性——“代天行令”。即所谓“事莫大于正位,礼莫盛于改元”[39]。在秦始皇时代,典仪还处于草创阶段,到刘秀称帝时,在郜(古春秋晋邑名,在今山西浮山县境)地之阳筑坛位。进入唐朝,登极仪式更加完备:首先由皇帝派遣使臣祭飨天地和宗社, 告受命于上天和祖宗;其次为皇帝穿戴衮冕礼服临殿端坐,接受文武百官的拜贺行礼,称臣者上表,以确立君臣之分;再次于中外颁布即位诏书,宣布改元大赦。

大凡开国皇帝的登极典礼都较为隆重,奏乐舞蹈、鸣钟鸣鼓一应俱全,处处充满着喜庆祥和之气氛。如果是先帝驾崩,受其丧事影响,太子即位的典礼就较为简单,其奏乐舞蹈和赐宴统统被取消。

通常情况下,唐朝皇太子即位典礼会在先帝驾崩后的一个月内择日举行,也有在极短的时间内举行。如贞观二十三年(649)五月己巳(二十六日),唐太宗李世民驾崩于终南山翠微宫含风殿,遗诏皇太子李治于柩前即位。“六月甲戌朔(初一),高宗即位,赦天下”[40]。弘道元年(683)十二月丁巳(初四)夜,高宗李治驾崩于东都洛阳贞观殿,“遗诏:‘七日而殡,皇太子即位于柩前。’”[41] 宝应元年(762)四月丁卯(十八),肃宗李亨崩于东内大明宫长生殿,“戊辰(十九日),发大行皇帝丧于两仪殿,宣遗诏。己巳(二十日)代宗即位”[42]

纪年改元,以示万象更新。有的皇帝登基后并不改元,如唐朝之前的后周世宗、恭帝皆沿用太祖的“显德”年号,而唐末哀帝李,昭宗李晔第9子,天元年(904)八月十一日夜,朱温使人杀其父昭宗,次日,枢密使蒋玄晖矫诏,以辉王祚“幼彰岐嶷,长实端良,裒然不群,予所钟爱,必能克奉丕训,以安兆人。宜立为皇太子,仍改名,监军国事”[43]。午时,“又矫皇后令,太子于柩前即位。宫中恐惧,不敢出声哭。丙午(十五日),诏宣帝即位”[44]。年仅13岁的李即位后,仍旧沿用昭宗“天”年号,由此可以看出国家的衰亡变化。

2.颁诏

“诏”,即“诏书”,亦称“诏旨”“诏命”,是古代皇帝的一种专用布告天下的命令文书。“诏,告也,自秦汉以下,惟天子独称之”[45]。颁诏,即指皇帝颁布诏书之礼仪。一般在遇有太子登基、册立皇后、上尊号及大灾变等大政时所举办的隆重典礼时颁布。

诏书由皇帝的秘书机构根据皇帝旨意草拟誊写,黄纸墨书,钤盖帝玺。待仪式结束后,交给相关部门照式刊刻,并颁布天下。原件须交回备案。

3.大赦天下

“大赦”(拉丁文动词indulgere),意指来自教会宝库的赐赠,给予已经获得罪赦的信友免除全部(即全大赦)或部分(即限大赦)暂罚的特恩,亦称“肆赦”,属赦免的一种。

中国古代皇帝往往会在登基、更改年号、册立皇后、册立皇太子、皇帝巡幸及皇宫有重大喜庆等情况下颁布赦令,就是以皇帝命令的方式对某个时期的特定罪犯或一般罪犯实行免除或减轻罪责或刑罚。大赦天下,往往是皇帝为了展示自己以仁为政,以民为本,进而得到黎民百姓的拥戴,事实上,这是一种收买人心的政治手段。大赦天下的目的就是要让天下百姓都兴高采烈,使得人间充满祥和,以充分体现皇帝很为民,很爱民,很宽民,很得民心。

据史料记载,秦代以前没有发生过皇帝大赦天下的事情。大赦是从汉朝开始的,到了唐朝,大赦的频率相当之高,大概平均18个月,皇帝就要来一次大赦天下。唐王朝是中国历史上下诏大赦最为频繁的朝代之一。太宗朝国力强盛,四夷臣服,贞观四年(630),各族君长共推太宗为“天可汗”,当时社会五谷丰登,天下太平,一斗米价仅三、四钱,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太宗喜形于色,大赦天下,规定包括死罪在内,统统予以赦免。但赦令中却特别申明:凡官吏贪赃枉法者不在赦免之列。如贞观九年(635),西戎扰境,加之太上皇驾崩,太宗认为这是德泽未遍所致,于是,再次下诏大赦,但仍不赦赃官。

玄宗朝是唐王朝的鼎盛时期,开元二十年(732)大破奚、契丹,百姓人丁兴旺,全国有786万多户,人口达4543万之多。玄宗于是下诏大赦:“奉天时减降天下囚徒。”规定凡流罪以下全予赦免。“安史之乱”后,唐王朝由盛渐衰,肃宗李亨以天下未宁,屡下赦令,以示优恤。乾元二年(759),大赦规定,天下囚徒,凡死罪者减为流放,流罪以下者一律赦免。但诸帝赦令亦都特别强调凡贪赃枉法者均不在赦免之列。之后,文宗李昂、宣宗李忱、懿宗李,乃至僖宗李儇在大赦令中,也是极力强调官吏犯赃不予赦免的规定。

4.禅让

在古代,伊祁姓的尧让位给姚姓的舜,姚姓的舜让位给姒姓的禹。实际上,这是一种“拟父子相继、兄终弟及”的王位传承制度,是对正统王位继承制的模拟,是上古政治舞台上部族政治激烈角逐的结果,目的是让各大部族的代表人物都有机会分享最高权力。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更替,多以禅让之名行夺权之实,所谓“禅让”,实际上都是当政皇帝受到权臣或宦官胁迫而退位,为避免“不忠”的骂名,便打着禅让的旗号,以取得皇权移交的正统性。如唐武德九年(626)六月的玄武门之变后,高祖李渊被迫禅位;延和元年(712),睿宗李旦主动禅位给皇太子李隆基;天宝十五载(756),皇太子李亨自马嵬与玄宗分道扬镳北上灵武,遂即登基,而身在剑南的玄宗面对如此政治局面无可奈何,只得禅位。因此,凡以禅让而灭亡某一朝代,史书表述则用“篡”字;若以武力直接推翻某一朝代,史书表述则用“灭”字。

玺节绶符

“玺”,初文作。蔡邕云:“玺者,印信也,……古者尊卑共之。”这里指皇帝、皇

后、皇太后及皇太子的印章。

“绶”,即指系印之丝带。

“符”,又称“符契”,或“符节”。通常用竹板或金属制成,上面刻有文字,一分为二,一半由将帅持有,一半则留在朝廷。是古代皇帝调动军队或发布命令的信物,它是权力的象征,具有绝对服从的意义。官署之符,唐初使用银菟符,后改为铜鱼符,用于调军旅,易守令。

1.皇帝玺

帝玺,即“传国玺”,又称“传国宝”,乃国之重器,为中国历代皇帝相传之印玺。初,咸阳玉工王孙寿奉秦始皇之命将和氏璧精研细磨,雕琢为玺。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镌刻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以作为“皇权神授、正统合法”之信物。

后历代帝王凡以得此玺皆奉若珍宝,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体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

秦汉以后,皇帝除传国玺外,另有六玺。及唐武德年间,增“神玺”及“受命玺”为八玺。“天子有传国玺及八玺,皆玉为之”[46]

在八玺中,神玺以镇国,平时藏而不用。受命玺以封禅,上辞:“皇天景命,有德昌者。”帝行玺用以答王公之书;帝之玺用以劳王公;帝信玺用以召王公;而天子行玺用以答四夷之书;天子之玺用于劳四夷;天子信玺用于召四夷之兵。唐末,天下大乱,群雄四起。天四年(907),朱全忠废哀帝,夺传国玺。

凡玺之用,皆以泥封。如逢大朝会,符玺郎则进神玺和受命玺于御座;皇帝巡行,则给京师留守以留守印。诸司从行者,则给从行印。

2.后妃符玺

凡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之玺皆以金为之,平时藏而不用。如有封令书,太皇太后、皇太后则用宫官印;皇后用内侍省印。

3.太子符玺

凡皇太子、皇太子妃之玺亦以金为之。平时藏而不用。如有封令书,皇太子则用左春坊印,皇太子妃则用内坊印。

后宫制度

在中国古代社会,普遍实行一夫一妻制。但实际上一夫一妻制仅局限于平民百姓,而那些贵族及所谓的大户人家妻妾成群。天下为私,家国一贯,至于帝王后宫,更是佳丽三千、粉黛如云。其宫女之来源,或由礼聘,或由采选,或由晋献,或由罪没;其身世,或为大家闺秀,或为良家妇女;或出身显贵,或出身卑贱;或心甘情愿,或身不由己。总之,其处境和命运皆不尽相同。

1.皇后

周朝以前,天子之妻皆称“妃”,周朝始称“后”。秦改天子为皇帝,正妻为皇后。皇后,母仪天下,众妃之主。“王后帅六宫之人”[47]。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历朝历代,大凡后宫都有着一套相应的后妃制度。而真正的后妃制度和等级划分直到汉朝才趋于完备并开始施行。所谓“椒房”,即指汉朝皇后的宫殿多以椒涂壁,用以取暖避邪,也含“多子”之意,因此,椒房即为皇后的别称,或用以代称皇后寝宫。

任何一位皇后的产生都需要经过临轩册命,即正式确立名分。若皇帝在登基前已有正室,则通常不另择人选,可直接将正室纳入后宫,并册为皇后,但也有皇帝是先将正室纳入后宫,先册封为嫔妃,择日再升为皇后,如汉朝宣帝的妻子许平君就是这样,先封为婕妤,后立为皇后。但也不是所有正室都能被立为皇后,如曹丕的妻子甄氏和唐宪宗李纯的结发妻郭氏。

文献记载,临轩册命皇后有着一套极为严格的礼仪,册命完成后,皇后即受群臣贺、表谢、朝皇太后、皇帝会群臣、群臣上礼、皇后会外命妇、皇后庙见等。

在礼仪上,皇后与皇帝平等,出则同车、入则同座。同时,皇后还拥有属于自己的官署,而皇帝的所有嫔妃、宫女都是她的臣属。

2.嫔妃

“嫔”,原意为宫廷女官,多指皇帝之妾;妃,原意为配偶,多指皇帝之妻。嫔妃又称“内官”,“内官不及同姓,其生不殖”[48]。位仅次于皇后,亦指太子、王、侯之妻。

据《周礼》载,周天子可立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春秋时期,各路诸侯相继称王,并以天子自居,他们所拥有异性的数量远远超过周天子。孟子谓大人“侍妾数百”,管子谓齐襄公“陈妾数千”。史载,晋武帝后宫嫔妃逾万,“不知所适”,只好坐在羊车上任其拉移,羊车所至,即为武帝就幸之处。玄宗时,长安大内、大明宫、兴庆宫及洛阳大内、上阳宫,东西两京宫人高达四万,玄宗深感无法遍幸,于是,便发明了随蝶所幸,即命嫔妃宫人在头上插上鲜花,自己亲手捉粉蝶放之,若粉蝶飞落在哪里,当晚就在哪里临幸,谓之“蝶幸”。

汉初袭秦。凡皇帝正室称皇后,妾皆称夫人,并立皇后、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八品。汉武帝时增加婕妤、娥、华、充依,并各有爵位。汉元帝时又创昭仪,位仅次于皇后;整个后宫人数多达三千,除皇后外定制十四等:(1)昭仪,视丞相,万石,爵比诸侯王;(2)婕妤,视上卿,万石,爵比列侯(第二十等);(3 娥,视中二千石,爵比关内侯(第十九等);(4)华:视真二千石,爵比大上造(第十六等);(5)美人,视二千石,爵比少上造(第十五等);(6)八子,视千石,爵比中更(第十三等);(7)充依,视千石,爵比左更(第十二等);(8)七子,视八百石,爵比右庶长(第十一等);(9)良人,视八百石,爵比左庶长(第十等);(10)长使,视六百石,爵比五大夫(第九等);(11)少使,视四百石,爵比公乘(第八等);(12)五官,视三百石;(13)顺常,视二百石;(14)无涓、共和、娱灵、保林、良使、夜者,均视百石。

除此之外,尚有所谓的上家人子、中家人子,官秩比佐史,或称斗食。师古曰:“谓之斗食者,言一岁不满百石,日食一斗二升。”[49]文献中还曾出现过诸姬、长御、材人、待诏掖庭、中宫史、学事史等名目。

开皇初,“文献皇后功参历试,外预朝政,内擅宫闱,怀嫉妒之心,虚嫔妾之位,不设三妃,防其上逼。自嫔以下,置六十员。加又抑损服章,降其品秩”[50]

史载孤独皇后悍妒,妃嫔之号等同虚设。仅设嫔三员,掌教四德,视正三品;世妇九员,掌宾客祭祀,视正五品;女御三十八员。掌女功丝,视正七品。另置六尚、六司、六典,互相统摄,以掌宫掖之政。仁寿二年(602)八月,皇后崩逝,隋文帝即在嫔之上置贵人3员,并将嫔数增至9员,世妇增至27员,御女增至81员。

在文献中,唐朝称年逾花甲的独孤皇后为“宠妇”,称其行为乃“擅宠”。

隋炀帝杨广继位后,妃嫔无厘妇职,唯端容丽饰,陪从宴游而已。“参详典故,自制嘉名”。后宫设置三夫人(贵妃、淑妃、德妃),品正第一;九嫔(顺仪、顺容、顺华、修仪、修容、修华、充仪、充容、充华),品正第二;婕妤十二员,品正第三;世妇一十五员,品正第四;宝林二十员,品正第五;御女二十四员,品正第六;女御三十七员,品正第七,总一百二十员。另置承衣刀人,趋侍左右,并无员数,视六品以下。再增置女官,以六局统管二十四司。此外,还有不入流(无品级)的女史,员数不定。

唐因隋制,有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各一人,为夫人,正一品;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各一人,为九嫔,正二品;婕妤九人,正三品;美人四人,正四品;才人五人,正五品;宝林二十七人,正六品;御女二十七人,正七品;采女二十七人,正八品。六尚亦曰诸尚书,正三品;二十四司亦曰诸司事,正四品;二十四典亦曰诸典事,正六品;二十四掌亦曰诸掌事。龙朔二年,置赞德二人,正一品;宣仪四人,正二品;承闺五人,正四品;承旨五人,正五品;卫仙六人,正六品;供奉八人,正七品;侍栉二十人,正八品;侍巾三十人,正九品。咸亨复旧。开元中,玄宗以后妃四星,一为后,有后而复置四妃,非典法,乃置惠妃、丽妃、华妃,以代三夫人;又置六仪、美人、才人,增尚宫、尚仪、尚服三局。诸司诸典,自六品至九品而止。其后复置贵妃。[51]

除此之外,另置六尚各司,分管车马服饰。

后宫之职,夫人掌佐皇后论妇礼于内,无所不统;美人掌率女官修祭祀、宾客之事;才人掌叙燕寝,理丝,以献岁功。

唐制:太子之妾设:良娣二人,正三品;良媛六人,正五品;承徽十人,正六品;昭训十六人,正七品;奉仪二十四人,正九品。

3.宫人

宫人,即宫官。在名分上,属于皇帝的家婢。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同样有机会接近皇帝而承受恩宠。温庭筠曾作《湘宫人歌》:“池塘芳草湿,夜半东风起。生绿画罗屏,金壶贮春水。黄粉楚宫人,芳花玉刻鳞。娟娟照棋烛,不语两含。”[52]

宫官的基本体系是六尚局,即尚宫局、尚仪局、尚服局、尚食局、尚寝局、尚功局。其属员及职掌大体如下:

尚宫局:尚宫二人,正五品。下设司记二人,正六品;典记二人,正七品;掌记二人,正八品;司言二人,正六品;典言二人,正七品;掌簿二人,正八品;司闱二人,正六品;典簿六人,正七品;掌簿二人,正八品。司闱六人,正六品;典闱六人,正七品;掌闱六人,正八品。“尚宫掌导引中宫, 司记、司言、司簿、司闱四司之官属。凡六尚事物出纳文籍,皆印署之”[53]。其余则由司记掌印。凡宫内诸司簿书出入录目,审而付行焉。典记、掌记佐之。司言掌宣传启奏之事。司簿掌宫人名簿、廪赐之事。司闱掌宫闱管钥之事。

尚仪局:尚仪二人,正五品。司籍二人,正六品;典籍二人,正七品;掌籍二人,正八品。司乐四人,正六品;典乐四人,正七品;掌乐四人,正八品。司宾二人,正六品;典宾二人,正七品;掌宾二人,正八品。司赞二人,正六品;典赞二人,正七品;掌赞二人,正八品。彤史二人,正六品。“尚仪掌礼仪起居, 司籍、司乐、司宾、司赞四司之官属”[54]。司籍掌四部经籍教授、笔札、几案之事。司乐掌率乐人习乐、陈县、拊击、进退之事。司宾掌宾客朝见、宴会赏赐之事。司赞掌朝见、宴会赞相之事。

尚服局:尚服二人,正五品。司宾二人,正六品;典宝二人,正七品;掌宝二人,正八品。司衣二人,正六品;典衣二人,正七品;掌衣二人,正八品。司饰二人,正六品;典饰二人,正七品;掌饰二人,正八品。司仗二人,正六品;典仗二人,正七品;掌仗二人,正八品。“尚服掌供内服用采章之数”。“ 司宝、司衣、司饰、司仗四司之官属”[55]。司宝掌琮宝、符契、图籍。司衣掌衣服、首饰。司饰掌膏沐、巾栉、玩弄器物之事。司仗掌羽仪仗卫之事。

尚食局:尚食二人,正五品。司膳四人,正六品;典膳四人,正七品,掌膳四人,正八品。司酝二人;正六品;典酝二人,正七品;掌酝二人,正八品。司药二人,正六品;典药二人,正七品;掌药二人,正八品。司二人,正六品;典二人,正七品;掌二人,正八品。“尚食掌供膳羞品齐之数, 司膳、司酝、司药、司馆四司之官属。凡进食,先尝之”[56]。司膳掌割烹煎和之事。司酝掌酒醴酏饮之事。司药掌医方药物之事。司掌给宫人廪饩、饮__食、薪炭之事。

尚寝局:尚寝二人,正五品。司设二人,正六品,典设二人;正七品;掌设二人,正八品。司舆二人,正六品;典舆二人,正七品;掌舆二人,正八品。司苑二人,正六品;典苑二人,正七品;掌苑二人,正八品。司灯二人,正六品;典灯二人,正七品;掌灯二人,正八品。“尚寝掌燕寝进御之次叙, 司设、司舆、司苑、司灯四司之官属”[57]。司设掌帷帐、茵席,洒扫、张设之事。司舆掌舆辇、伞扇、羽仪之事。司苑掌园苑种殖蔬果之事。司灯掌灯烛膏火之事。

尚功局:尚功二人,正五品。司制二人,正六品;典制二人,正七品;掌制二人,正八品。司珍二人,正六品;典珍二人,正七品;掌珍二人,正八品。司彩二人,正六品;典彩二人,正七品;掌彩二人,正八品。司计二人,正六品;典计二人,正七品;掌计二人,正八品。“尚功掌女工之程课,总司制、司珍、司彩、司计四司之官属”[58]。司制掌衣服裁制缝线之事。司珍掌金玉宝货之事。司彩掌彩物、缯锦、丝臬之事。司计掌支度衣服、饮食、薪炭之事。

六尚之外,又设宫正一人,正五品;司正二人,正六品;典正四人,正七品。“宫正掌戒令、纠禁、谪罚之事”[59]

凡宫官中品高位显者,外廷见之往往惧怕三分。尽管如此,毕竟被幽深宫,虚掷青春,其苦楚由此可见一斑。

宗室分封

宗室分封乃家天下之产物。汉高祖曾斩白马而誓:“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60] 到了唐朝,宗室的分封之制仍在不停地反反复复。

1.诸王等级

唐制:宗正寺设卿一人,从三品。宗正卿之职,“掌皇九族、六亲之属籍,以别昭穆之序,纪亲疏之列,并领崇玄署”[61]。凡爵九等如下:

一曰王,食邑万户,正一品;二曰嗣王、郡王,食邑五千户,从一品;三曰国公,食邑三千户,从一品;四曰开国郡公,食邑二千户,正二品;五曰开国县公,食邑千五百户,从二品;六曰开国县侯,食邑千户,从三品;七曰开国县伯,食邑七百户,正四品上;八曰开国县子,食邑五百户,正五品上;九曰开国县男,食邑三百户,从五品上。皇兄弟、皇子,皆封国为亲王;皇太子子,为郡王;亲王之子,承嫡者为嗣王,诸子为郡公,以恩进者封郡王;袭郡王、嗣王者,封国公[62]

在这九等爵中,宗室之封自王始至开国郡公止。唐初,亲王虽食邑万户,其“实封为八百户”,每户以三丁为限,其中的三分之一须输入朝廷。高宗朝,王公的食封已经开始突破唐初的原额规定,则天时期,相王李旦实封已至三千户。中宗朝,相王的实封增至五千户。再到后来,相王的实封又增至七千户。因而便引发了凤阁侍郎、同平章事、参知政事韦嗣立的《诸减滥食封邑疏》。可惜没被皇帝采纳。至玄宗朝,才得以限制。

2.公主封号

唐制:皇姑为大长公主,正一品;姊妹为长公主,女为公主,皆视一品;皇太子女为郡主,从一品;亲王女为县主,从二品[63]

凡公主封号,有以郡而得名者,如高祖之襄阳公主、平阳公主、淮南公主、衡阳公主,太宗之襄城公主、长乐公主、临川公主,高宗之高安公主,中宗之宜城公主;穆宗之淮阳公主;昭宗之新安公主等。有以国而得名者,如睿宗之代国公主、凉国公主、薛国公主、国公主、霍国公主,玄宗之晋国公主、卫国公主、楚国公主、宋国公主、齐国公主,肃宗之宿国公主、萧国公主、郯国公主、纪国公主、郜国公主,代宗之齐国昭懿公主、赵国庄懿公主;德宗之韩国贞穆公主、魏国宪穆公主、郑国庄穆公主、燕国襄穆公主;顺宗之梁国恭靖公主、虢国公主;宪宗之梁国惠康公主、郑国温仪公主;敬宗之宁国公主;宣宗之齐国恭怀公主;懿宗之卫国文懿公主。有以美艳而得名者,如高祖之丹阳公主、常乐公主;太宗之清河公主、兰陵公主;高阳公主、新城公主;高宗之太平公主、中宗之永泰公主、安乐公主;睿宗之金仙公主、玉真公主;玄宗之真阳公主、昌乐公主、太华公主、寿安公主;肃宗之和政公主;代宗之永清公主、华阳公主、嘉丰公主;顺宗之云安公主;宪宗之永嘉公主、永安公主;穆宗之清源公主;文宗之光化公主;武宗之静乐公主;昭宗之德清公主等。

旧制,公主食封三百户,长公主六百户。则天垂拱中,太平公主食封已达一千二百户,至圣历初,又加至三千户。及中宗复位,再加至五千户。此时,中宗四女长宁公主的食封已达一千五百户,而幼女安乐公主已达二千户。后来,长宁加至二千五百户,安乐加至三千户。加上宣城、宜城及宣安三公主均已超封。

公主的实封逾制,也会带来政治上的麻烦,进而造成社会的不安定。

设官授勋

唐朝官吏制度基本上沿袭隋制。“其官司之别,曰省、曰台、曰寺、曰监、曰卫、曰府,各统其属,以分职定位。其辨贵贱,叙捞能,则有品、有爵、有勋、有阶,以时考核而升降之,所以任群材、治百事”[64]。对于其中一连串的官名,古称“结衔”,在“结衔”中,既有实职,也有虚衔。

1.设官定阶

“品”,即品级,是区别职官的一种等级制度,后来逐渐发展成为官吏身份地位的一种标志。唐朝流内的文职官员共分九品三十阶。

“阶”,即阶官,是由品级派生出来的另一套等级制度。流内九品三十阶如下:

正一品:职官有太师、太傅、太保、太尉、司徒、司空、天策上将。

从一品:职官有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文散官有开府仪同三司;武散官有骠骑大将军。

正二品:职官有尚书令(因李世民曾任此职,后来此职一直空置)、大行台尚书令。文散官有特进;武散官有辅国大将军。

从二品:职官有尚书左右仆射、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府牧(京兆、河南、太原等)、大都督(扬、幽、潞、陕、灵)、大都护(单于、安西);文散官有光禄大夫;武散官有镇军大将军。

正三品:职官有侍中、中书令、吏部尚书、门下侍郎、中书侍郎、左右卫、左右骁卫、左右武卫、左右威卫、左右领军卫、左右金吾卫、左右监门卫、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左右英武六军大将军、左右千牛卫大将军、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尚书、太子宾客、太常卿、宗正卿、太子詹事、左右散骑常侍、内侍监、中都督、上都护;文散官有金紫光禄大夫;武散官有冠军大将军、怀化大将军。

从三品:职官有御史大夫、秘书监、光禄、卫尉、太仆、大理、鸿胪、司农、太府卿、国子祭酒、殿中监、少府监、将作大匠、诸卫羽林将军、千牛龙武将军、下都督、上州刺史、府尹(京兆、河南、太原等)、五大大都督府长史、大都护府副都护、亲王傅;文散官有银青光禄大夫;武散官有云麾将军、归德将军。

正四品上:职官有门下侍郎、中书侍郎、尚书左丞、吏部侍郎、太常少卿、太子左庶子、太子少詹事、太子左右卫、左右司御、左右清道、左右内率、左右监门率府率、中州刺史、军器监、上都护府副都护、上府折冲都尉;文散官有正议大夫;武散官有忠武将军。

正四品下:职官有尚书右丞、尚书侍郎、太子右庶子、左右谕德、左右千牛卫、左右监门卫中郎将、亲勋翊卫羽林中郎将、下州刺史;文散官有通议大夫;武散官有壮武将军。

从四品上:职官有秘书少监、八寺少卿、太子左右卫、司御、清道、内率、监门副率、太子亲勋翊卫羽林中郎将、太子家令、太子率更令、太子仆、内侍、大都护府亲王府长史;文散官有太中大夫;武散官有宣威将军。

从四品下:职官有国子司业、少府少监、将作少匠、府少尹(京兆、河南、太原)、司马(大都督府、大都护府、亲王府)、上州别驾、中府折冲都尉;文散官有中大夫;武散官有明威将军。

正五品上:职官有谏议大夫、御史中丞、国子博士、给事中、中书舍人、太子中允、太子左右赞善大夫、都水使者、县令(万年、长安、河南、洛阳、太原、晋阳、奉先、会昌)、亲勋翊卫羽林郎将、长史(中都督府、上都护府)、亲王府谘议参军事、军器少监、太史少监、亲王府典军;文散官有中散大夫;武散官有定远将军。

正五品下:职官有太子中舍人、尚食尚药奉御、太子亲勋翊卫郎将、内常侍、司马(中都督府、上护府)、中州别驾、下府折冲都尉;文散官有朝议大夫;武散官有宁远将军。

从五品上:职官有尚书左右司诸司郎中、秘书丞、著作郎、太子洗马、殿中丞、尚衣尚舍尚乘尚辇奉御、陵令(献陵、昭陵、恭陵、乾陵、定陵、桥陵等八陵)、亲王府副典军、长史(下都督府、上州)、下州别驾;文散官有朝请大夫;武散官有游骑将军。

从五品下:职官有大理正、太常丞、太史令、内给事、太子典内、上牧监、司马(下都督府、上州)、亲王友、宫苑总监、上牧监、上府果毅都尉、驸马都尉、奉车都尉;文散官有朝散大夫;武散官有游击将军。

正六品上:职官有太学博士、太子詹事府丞、太子司议郎、太子舍人、中郡长史、太子典膳药藏郎、亲勋翊卫校尉、县令(京兆、河南、太原府)、亲王府掾属、武库中尚署令、诸卫左右司阶、中府果毅都尉、司马(镇军兵满2万人者)、亲勋翊卫校卫;文散官有朝议郎;武散官有昭武校尉。

正六品下:职官有千牛备身左右、太子文学、下州长史、中州司马、内谒者监、中牧监、上牧副监、上镇将;文散官有承议郎;武散官有昭武副尉。

从六品上:职官有起居郎、起居舍人、尚书诸司员外郎、八寺丞、大理司直、国子助教、城门符宝郎、通事舍人、秘书郎、著作佐郎、侍御医、诸卫羽林长史、两京市署令、下州司马、亲王文学、主簿、记室、录事参军、诸州上县令、诸率府左右司阶、司马(镇军兵不满两万人者)、左右监门校尉、亲勋翊卫旅帅;文散官有奉议郎;武散官有振威校尉。

从六品下:职官有侍御史、丞(少府、将作、国子监)、太子内直典设宫门郎、太公庙令、司农寺诸园苑监、下牧监、宫苑总监副监、互市监、中牧副监、下府果毅都尉、亲王府校;文散官有通直郎;武散官有振威副尉。

正七品上:职官有四门博士、詹事司直、左右千牛卫长史、尚食尚药直长、太子左右卫司御清道率府长史、军器监丞、诸州中县令、京兆河南太原府司录参军、大都督大都护府录事参军事、亲王府诸曹参军、中镇将、太子千牛、亲勋翊卫队正副队正;文散官有朝请郎;武散官有致果校尉。

正七品下:职官有尚衣尚舍尚乘尚辇直长、太子通事舍人、内寺伯、京兆河南太原府大都督大都护府诸曹参军、中都督上都护府录事参军事、诸仓诸冶司竹温汤监、诸卫左右中候、上府别将、上轱长史、上镇副、下镇将、下牧副监;文散官有宣德郎;武散官有致果副尉。

从七品上:职官有殿中侍御史、左右补阙、太常博士、太学助教、门下省录事、中书省主书、尚书省都事、九寺主簿、太子左右内率监门率府长史、太子侍医、太子三侍丞、都水监丞、诸州中下县令、亲王府东西阁祭酒、京县丞、下都督府上州录事参军、中都督上都护府诸曹参军事、中府别将长史、中镇副、左右监门直长、勋卫、太子亲卫;文散官有朝散郎;武散官有翊麾校尉。

从七品下:职官有太史局丞、御史台少府将作国子监主簿、掖庭令、宫闱令、上署令、诸州下县令、诸陵署丞、司农寺诸园苑副监、宫苑总监丞、下都督府诸曹参军、公主家令、上州诸参军事、下府别将长史、下镇副、诸屯监、诸率府左右中候、镇军满两万人者诸曹判司、太子左右监门直长、亲王府旅帅、诸折冲府校尉;文散官有宣义郎;武散官有翊麾副尉。

正八品上:职官有监察御史、协律郎、诸卫羽林龙武军录事参军事、中署令、中州录事参军事、太医博士、太子典膳药藏丞、军器监主簿、武库署丞、两京市署丞、上牧监丞、镇军不满两万人者诸曹判司、翊卫、太子勋卫、亲王府执仗执乘亲事;文散官有给事郎;武散官有宣节校尉。

正八品下:职官有奚官内仆内府局令、下属令、诸卫羽林龙武诸曹参军事、中州诸司参军事、亲王府京兆河南太原府大都督大都护府参军事、尚药局司医、京兆、河南、太原府诸县丞、太子内直宫门丞、太公庙丞、诸宫农圃监、互市监丞、司竹副监、司农寺诸园苑监丞、灵台郎、诸卫左右司戈、上戍主、备身;文散官有征事郎;武散官有宣节副尉。

从八品上:职官有左右拾遗、太医署针博士、四门助教、左右千牛卫录事参军、下州录事参军、诸州上县丞、中牧监丞、京县主簿、太子左右卫司御清道率府录事参军、中都督府上市斗护府参军、亲王府行参军、京兆河南太原大都督府博士、诸仓诸冶司竹温汤监丞、保章正、太子翊卫诸府旅帅;文散官有承奉郎;武散官有御侮校尉。

从八品下:职官有大理评事、律学博士、太医署丞、医监、太子左右春坊录事、左右千牛卫诸曹参军、内谒者、太子左右卫司御清道率府诸曹参军、太子诸署令、掖庭宫闱局丞、太史都水监主簿、中书门下尚书都省兵部吏部考功礼部主事、上属令、下都督府上州参军事、中都督府上州博士、诸州中县丞、诸王府典签、京县尉、亲王国大司农、公主家丞、诸屯监丞、上关令、上府兵曹、上镇仓曹兵曹参军事、挈壶正、中戍主、上戍副、诸率府左右司戈、太子备身、亲王府队正;文散官有承务郎;武散官有御侮副尉。

正九品上:职官有校书郎、太祝、太子左右内率监门府录事参军、太子内方典直、中丞署、典客署掌客、亲勋翊卫府羽林兵曹参军事、岳渎令、诸津令、下牧监丞、诸州中下县丞、中郡博士、京兆河南太原府诸县主簿、武库署监事;文散官有儒林郎;武散官有仁勇校尉。

正九品下:职官有正字、太子校书、奚官内仆丞内府局丞、下署丞、上食局食医、尚药局医佐、尚乘局奉乘司库司廪、太史局司辰、典厩署主乘、太子左右内率监门率府诸曹参军事、太子三寺主簿、詹事府录事、亲勋翊卫府兵曹参军事、诸州下县丞、诸州上县中县主簿、中州参军事、下州博士、京兆河南太原府诸县尉、上牧监主簿、诸宫农圃监丞、中关令、中府兵曹、亲王国尉、上关丞、诸卫左右执戟、中镇兵曹参军、下戍主、诸折冲府队正;文散官有登仕郎;武散官有仁勇副尉。

从九品上:职官有尚书诸司御史台秘书省殿中省主事、奉礼郎、律学助教、太子正字、弘文馆校书、大史局司历、太医署医助教、京兆河南太原府九寺少府将作监录事、都督都护府上州录事市令、宫苑总监主簿、中牧监主簿、诸州中下县主簿、上县中县尉、下府兵曹;文散官有文林郎;武散官有陪戎校尉。

从九品下:职官有内侍省主事、国子监亲王府录事、太子左右春坊主事、崇文馆校书、书学博士、算学博士、门下典仪、太医署按摩咒禁博士、太卜署博士、太医署针助教、太医署医正、太卜署卜正、太史局监候、亲王国丞、掖庭局宫教博士、太子诸署丞、太子典食署丞、太官署监膳、太乐鼓吹署乐正、大理寺狱丞、下州参军事、中州下州医博士、诸州中夏下县尉、京县录事、下牧监主簿、下关令、中关丞、诸卫羽林长上、公主邑司录事、诸津丞、下镇兵曹参军、诸率府左右执戟、亲王府队副、诸折冲府队副;文散官有将仕郎;武散官有陪戎副尉。

2.封爵授勋

“爵”,即爵位,是授予贵族或高级官吏的一种等级制度。即王者之制禄爵。唐朝的爵位分为九等。

“勋”,即勋官。北周时用以奖励作战有功的士兵,后来渐及朝官。至唐遂为定制。勋官自上柱国至武骑尉共十二转。受勋者即称勋官。转愈多,勋愈高。完全是一种荣誉性的称号。与俸禄等实际利益无关。

正一品,爵号:亲王;从一品,爵号:嗣王、郡王、国公;正二品,爵号:开国郡公;勋号:上柱国(十二转);从二品,爵号:开国县公;勋号:柱国(十一转);正三品,勋号:上护军(十转);从三品,爵号:开国县侯;勋号:护军(九转);正四品上,爵号:开国县伯;勋号:上轻车都尉(八转);从四品上,勋号:轻车都尉(七转);正五品上,爵号:开国县子;勋号:上骑都尉(六转);从五品上,爵号:开国县男 勋号:骑都尉(五转);正六品上,勋号:骁骑尉(四转);从六品上,勋号:飞骑尉(三转);正七品上,勋号:云骑尉(二转);从七品下,勋号:武骑尉(一转)。

朝仪制度

所谓“朝仪”,是指古代诸侯朝觐天子时的礼仪,由于品秩高低的不同,则礼仪各异。春秋战国时期,由于礼坏乐崩,各诸侯国对朝仪多有增损,后来,有人便将群臣觐见君王称作“朝”,把君王接见群臣称作“会”。再后来,凡君臣相见统称为“朝”,凡相见后君王的赐宴统称为“会”。但无论属于何种性质的“朝”和“会”,一般都要举行一定规格的仪式。大致上可分为“常朝朝仪”和“大朝朝仪”。

1.常朝朝仪

所谓“常朝朝仪”,即指朝廷设立相关礼仪以规范君臣的行止。古代帝王定期处理重要政务及接见来朝谢恩等行礼官员、外藩来朝使臣的仪式。有例行公事之意。又因皇帝登朝临殿时间的不同,故有早朝、午朝和晚朝之分。又因觐见者的身份不同,常有皇太子朝、诸王朝、诸司朝及蕃属来朝等形式。有的皇帝则根据朝政繁忙与否来决定常朝的日期,有的规定每月逢朔(初一)、望(十五)为常朝日,也有的规定每月逢五(初五、十五、二十五)为常朝日。但也有皇帝不临朝,或指派心腹代为处理军国政务。

朝仪规定:凡职事在九品以上者,须每月的朔(初一)、望(十五)上朝参奏。又规定:凡五品以上有专门职掌的文武官员须每日上朝参拜;而三品以上的文武官员每月初九、十五、二十九还须再次上朝参奏。特殊情况如遇大雨大雪,文武官员可免参拜;凡家居丧事的文武官员均可免参。

还有一种情况:凡中书省及门下省的官员与文班供奉官员(如左右散骑常侍郎、中书侍郎、门下侍郎、谏议大夫、中书舍人、起居舍人、通事舍人等)须按自身品级高低,在皇宫正殿门外之北的台阶排序,俗称“横班”。而殿中省的监、少监、尚衣、尚辇及奉御要各随伞、扇等仪仗分左、右整齐地排列在正殿之上,即御座的两侧。而武班的供奉官员须从宣政殿门前依次排列至正殿门外之北的台阶下。文武各班班序依次为:一品班、二品班、三品班、四品班、五品班。上朝时,须七人以上为一行,五品以下之官员,须按官阶依次列位于正殿之南台阶下。

君臣相间之礼关乎国体,常朝朝仪的基本精神和核心内容就是尊君卑臣。

2.大朝朝仪

大朝,指每逢岁首朝廷所举行的“大朝会”,即百官朝见天子。大朝会始于西周,盛于汉唐,历代承袭不衰。

“春见曰朝,夏见曰宗,秋见曰觐,冬见曰遇,时见曰会,殷见曰同。”[65]因诸侯、百官朝见天子的时辰是早晨,故曰“朝”。又因天子接见诸侯百官的政治目的就是“图天下之事”,询问地方的治理情况,谓之“图考绩”。在周朝,诸侯朝见天子亦称“述职”。《墨子·告子》载:“诸侯朝天子曰述职,一不朝,则贬其爵;二不朝,则削其地,三不朝,则六师移之。”由此可见,大朝会既是一种君臣礼制,也是君王对群臣的一种约束。

汉武帝改易正朔,以正月为岁首。“每岁首[正月],为大朝受贺”[66]。大朝会时,皇帝幸德阳殿临轩受贺,公卿将相百官及地方各州郡长吏、诸少数族酋长、使臣均奉贡进表拜贺。蔡质《汉仪》列举了参加大朝会的人员为“公、卿、将、大夫、百官各陪[位]朝贺。蛮、貊、胡、羌朝贡毕,见属郡计吏,皆[陛]觐,……宗室诸刘[亲]会,万人以上”(《后汉书》志第五《礼仪中·朝会》注四,第3131页)。可见规格之高,规模之大。而这些官吏从全国各地赶赴长安参加一年一度的大朝会,近则需十天半月,远则以数月计,由此而派生出来的便是一笔数额庞大的“差旅费”。

当时,地方州郡的朝贡之物皆按辖地人口计,每口每年63钱,名曰“献费”。隋唐时期,则称此制为“朝集”,汉朝的“上计吏”亦随之更名为“朝集使”。

隋朝以冬至日为大朝会,唐遂为定制。其规模不亚于元旦朝会。杨广曾作《冬至乾阳殿受朝》,极力粉饰他所统治下的太平盛世景象:

北陆玄冬盛,南至晷漏长。端拱朝万国,守文继百王。至德惭日用,治道愧时康。

新邑建嵩岳,双阙临洛阳。圭景正八表,道路均四方。碧空霜华净,朱庭皎日光。

缨佩既济济,钟鼓何。文戟翊高殿,采分修廊。元首乏明哲,股肱贵惟良。

舟楫行有寄,庶此王化昌。

身处中华帝国鼎盛之际的唐太宗李世民临朝受贺后,所作《正日临朝》诗是何等的气派何等的豪迈:

条风开献节,灰律动初阳。百蛮奉遐赆,万国朝未央。虽无舜禹迹,幸欣天地康。

车轨同八表,书文混四方。赫奕俨冠盖,纷纶盛服章。羽旄飞驰道,钟鼓震岩廊。

组练辉霞色,霜戟耀朝光。晨宵怀至理,终愧抚遐荒。[67]

唐朝的大朝贺较为复杂,元旦、冬至之日,皇帝皇后首先要接受以皇太子为代表的宗室的朝贺,其次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再次是少数民族首领及外国使者,朝贺结束后,将举行群宴,以示庆贺。

大朝会除在元旦和冬至日举行外,开元十七年(729)八月初五,玄宗在他51岁生日时亦举办大朝会。史载:

“八月癸亥(初五),上以生日宴百官于花鄂楼下,左丞相乾曜、右丞相说帅百官上表,请以每岁八月五日为千秋节,布于天下,咸令宴乐。”[68]“八月丁亥,上御花萼楼,以千秋节百官献贺,赐四品已上金镜、珠囊、缣彩,赐五品已下束帛有差。上赋八韵诗,又制《秋景诗》[69]。”“玄宗尝命教舞马四百蹄,各为左右,分为部目,为某家宠,某家骄。时塞外亦有善马来贡者,上俾之教习,无不曲尽其妙。因命衣以文绣,络以金银,饰其鬃鬣,间杂珠玉,其曲谓之《倾杯乐》者数十回,奋首鼓尾,纵横应节。又施三层板床,乘马而上,旋转如飞。或命壮士举一榻,马舞于榻上,乐工数人立左右前后,皆衣淡黄衫,文玉带,必求少年而姿貌美秀者。每千秋节,命舞于勤政楼下”[70]

皇帝名号

“名号”,即位号。韩非子云:“夫立名号,所以为尊也。”即指皇帝生前的年号、尊号以及死后的庙号、谥号和陵号。

1.年号

年号,是指我国历代封建王朝用来纪年的一种名号。年号作为一种特有的纪年标识,公元前122年,汉武帝从郊外猎获一只独角兽,始称年号为“元狩”,并追建“元狩”之前年号自远而近依次为“建元”“元光”“元朔”。

年号之制,无非就是“章述德美、昭著祥异,或弭灾厌胜、计功称伐,或一号而不易,或一岁而屡改。其有矫时遵古,但纪岁历者亦不远”[71]。一般均为两个字,但也有三字四字者,如梁武帝的“中大通”“中大同”,汉光武帝的“建武中元”,北魏太武帝的“太平真君”,周武则天的“天册万岁”“万岁登封”“万岁通天”,宋徽宗的“建中靖国”,最多为6字者,如西夏景宗的“天授礼法延祚”和惠宗的“天赐礼盛国庆”。

年号作为中国古代皇帝的专有产物,更是中国历史中的精神文化遗产。据文献记载,历代帝王除改朝换代必须更换年号外,—朝之内凡遇到“天降祥瑞”或内讧外忧,都要更改年号,即所谓“改元”,并大赦天下。在唐朝21帝中,改元少则一个,多则十多个。

隋皇泰元年(618)五月甲子(二十日),“唐王(李渊)即皇帝位于太极殿,遣刑部尚书萧造告天于南郊,大赦,改元”[72]。武德九年(626)六月庚申(初四),秦王李世民率朝臣长孙无忌、将领尉迟恭等人发动“玄武门之变”,射杀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八月甲子(初九),“太宗即皇帝位于东宫显德殿,赦天下”[73]

贞观二十三年(649)“六月甲戌朔(初一),高宗即位,赦天下”[74]

永徽六年(656)正月“壬申(初七),赦天下,改元”[75]

显庆六年(即龙朔元年,661)“二月乙未晦(三十日),改元”[76]

龙朔三年(663)“十二月庚子(二十一日),诏改来年元”[77]

神龙元年(7 0 5),中宗李显第2 次即位,“春,正月壬午朔(初一),赦天下,改元”[78]。二月甲寅(初四),中宗诏令恢复大唐国号。神龙三年九月“庚子(初五),赦天下,改元”[79]

景龙四年(710)五月丁亥(初七),年仅16岁的李重茂即位,是为少帝,尊韦皇后为皇太后,立妃子陆氏为皇后。改元唐隆。半月后,李旦即位,是为睿宗,七月“己巳(二十日),赦天下,改元”[80]

延和元年(712)八月庚子(初三),李隆基即位,“甲辰(初七),赦天下,改元”[81]

延和二年(713)“十二月庚寅(初一),赦天下,改元”[82 ]29年后,即74 2年,“正月丁未朔,上御勤政楼受朝贺,赦天下,改元”[83]

天宝十五载(756)五月丙申(十四日),玄宗奔蜀,行至马嵬,发生兵变后,兵分两路,太子李亨一路北上灵武。裴冕、杜鸿渐等五上笺表,“肃宗即位于灵武城南楼,群臣舞蹈,上流涕欷。尊玄宗为上皇天帝,赦天下,改元”[84]

至德三年(758)二月丁未(初五),“上御明凤门,赦天下,改元”[85]

代宗即位,改元“ 广德”“ 永泰”“ 大历”;德宗即位,改元“建中”“兴元”“贞元”;顺宗改元“永贞”;宪宗改元“元和”;穆宗改元“长庆”;敬宗改元“宝历”;文宗改元“太和”“开成”;武宗改元“会昌”;宣宗改元“大中”;懿宗改元“咸通”;僖宗改元“乾符”“广明”“中和”“光启”“文德”;昭宗改元“龙纪”“大顺”“景福”“乾宁”“光化”“天祐”;唐末哀帝李,即位时年仅13岁,国将不国,吏将不吏,哀帝仍旧承袭昭宗年号“天祐”。

唐朝皇帝在位期间所使用的年号同其他朝代一样,呈现缤纷各异之态:

用一个年号的有11位:即高祖武德(9年)、太宗贞观(23年)、少帝唐隆(20天)、顺宗永贞(1年)、宪宗元和(15年)、穆宗长庆(4年)、敬宗宝历(2年)、武宗会昌(6年)、宣宗大中(13年)、懿宗咸通(14年)、哀帝延用昭宗天(3年);

用两个年号的有1位:即文宗(太和9年,开成5年);

用三个年号的有4位:即中宗(嗣圣1年,神龙2年,景龙3年,两度登基)、玄宗(先天1年,开元29年,天宝14年)、代宗(广德2年,永泰1年,大历14年)、德宗(建中4年,兴元1年,贞元20年);

用四个年号的有3位:即睿宗(文明1年,景云2年,太极1年,延和1年,两度登基)、肃宗(至德2年,乾元2年,上元2年,宝应1年),及大周武则天(光宅1年,垂拱4年,永昌1年,载初1年);

用五个年号的有1位:即僖宗(乾符6年,广明1年,中和4年,光启3年,文德1年);

用六个年号的有1位:即昭宗(龙纪1年,大顺2年,景福2年,乾宁4年,光化3年,天1年);

高宗李治在位3 4年半,使用的年号有永徽(6年)、显庆(5年)、龙朔(3年)、麟德(2 年)、乾封(2 年)、总章(2 年)、咸亨(4年)、上元(2年)、仪凤(3年)、调露(1年)、永隆(1年)、开耀(1年)、永淳(1年)、弘道(1年)等多达14个。创大唐皇帝在位使用年号之最。

年号定名除选用一些吉利美好的字眼外,有些衰微之世为取绍圣中兴之意,往往截取以往盛世年号里的字而合成新的年号。如德宗取太宗“贞观”之“贞”与玄宗“开元”之“元”,合定“贞元”新号。

在唐朝,年号又因规避皇朝讳而有异辞,如中宗讳显、玄宗讳隆基,睿宗讳旦等等,唐人追称高宗“显庆”年号多云“明庆”,“永隆”年号多云“永崇”,这对后世鉴定古物、版本均有借助。

如果年号拟定后感到有问题时,亦可弃而不用,如高宗曾拟用“通乾”,后因其反义乃“天穷”而停用。

年号除用来纪年外,还有将其铸在钱币上用以表明政权。钱币在唐代始有“通宝”。唐初沿用隋五铢,轻小淆杂。唐武德四年(621)废隋钱,效仿西汉五铢规范开铸“开元通宝”,最初的“开元通宝”由书法家欧阳询题写,文字庄重、隽秀、挺拔,时称其工。形制仍沿用秦方孔圆钱,规定每十文重一两,每一文的重量称为一钱,而一千文则重六斤四两。而钱载年号是从宋孝武帝孝建初铸四铢钱、文曰孝建开始。“沈氏曰:钱载年号始于此。一边为四铢。其后稍去四铢,专为孝建。废帝景和二年,铸二铢钱,文曰景和。魏孝文帝太和十九年,更铸钱,文曰太和五铢。孝庄帝永安二年,更铸永安五铢。此非永世流通之术,而高道穆乃以为,论今据古,宜载年号。何其愚也!”[86]

2.尊号

尊号是指为尊崇帝后为之所上之称号,表示崇敬褒美之意。始于秦,兴于汉。“臣(王绾、李斯)等谨与博士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臣等昧死上尊号,王为泰皇。”[87]“大王功德之著,于后世不宣,昧死再拜上皇帝尊号。”[88]

在古代典礼中,凡遇皇帝登基,要给自己的生母、嫡母及祖母授予正式的称号,即尊号,如皇太后、皇太妃、太皇太后等。

到了唐代,给在位的皇帝上尊号却成为宫廷政治制度上的大礼,同时也是臣下尊君的一种时尚。尊号是臣下所上,而且可以上好几次,多为阿谀奉承之词。为皇帝上尊号需要举行相关的仪式和庆典。

有的皇帝在驾崩后若干年仍被奉上尊号。如玄宗于开元二十七年(739)受尊号“开

元圣文神武皇帝”,在高祖逝世七十余年后,玄宗天宝十三载(754)被上尊号“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

一般情况下,皇帝的尊号是根据皇帝所使用的年号而变的。如玄宗在天宝年间尊号为“圣赐灵府天宝皇帝”,“安史之乱”后退位为太上皇时的尊号为“太上至道圣皇天帝”,同时,玄宗还为其子肃宗上尊号“光天文武大圣孝感皇帝”。又如,高祖皇后窦氏,崩于涿郡,时年45岁,初葬寿安陵,后葬献陵。上元元年(674)八月壬辰(十五日),改上尊号曰太穆神皇后。

太宗皇后长孙氏,贞观十年(636)六月己卯(二十一日)崩于立政殿,时年36岁,同年十一月,安厝九山昭陵。上元元年(674)八月壬辰(十五日),改上尊号曰文德圣皇后。

皇帝的称号有三种:尊号、谥号、庙号。根据司马光《请不受尊号札子》载,从唐朝起,皇帝有尊号。唐之前,天子尊称皇帝,嗣位皇帝尊称前帝为太上皇,前皇后为皇太后、太皇太后。

尊号有生前奉上者,亦有死后追奉者。而生前加尊号又有两种情况:一是加于在位之时。如称武后为“圣母神皇”,称高宗为“天皇”,称中宗为“应天神龙皇帝”等。到玄宗时,遂为制度。宋范祖禹《唐鉴》云:“尊号之兴,盖本于开元之际。主骄臣谀,遂以为故事。”明王三聘《古今事物考》云:“元(玄)宗开元以后,宰相率百官上尊号,以为常制。”

生前尊号,玄宗先后曾加六次:先天二年(713)加“开元圣文神武皇帝”;天宝元年(742)加“开元天宝圣文神武皇帝”;再加“开元天宝圣文神武皇帝”。天宝七载(748)加“开元天宝圣文神武应道皇帝”;天宝八载(749)再加“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应道皇帝”;天宝十二载(753)复加“开元天地大宝圣文神武孝德证道皇帝”。由最初的4字逐渐加至14字。此外,如果皇帝逊位后,即是被称为太上皇,再由继位皇帝为之加尊号,如乾元元年(758),肃宗上玄宗“太上至道圣皇天帝”便是。

唐代皇帝多次加尊号,“臣子之心,务崇美号,虽或增盈百,犹恐称述未周”[89]。宋孙甫《开元神武皇帝尊号》云:“古天子之称,曰皇、曰帝王,盖称其德也。秦不顾德之所称,但自务尊极,故称皇帝,然亦未有尊号也……高祖、太宗,各有功德,俱无尊号。高宗徇武后之意,始称天皇,中宗从韦庶人之欲,乃号应天……是妄自尊大……明皇以贤继位,祖宗善恶之事,闻见固熟,何故忘高祖、太宗之实德,袭高宗、中宗之虚名。盖臣下谄谀,不守经义,逢君之过而然也。”

死后加号者,如上元二年(675)为玄宗上尊号“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尊号多有数次追加。如高祖驾崩后,先由群臣上尊号“大武皇帝”;高宗上元元年(674)又改上尊号“神尧皇帝”;玄宗天宝十三载(754)三上尊号“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又如太宗于贞观二十三年(649)驾崩,百官上尊号“文皇帝”;高宗上元元年(674),又上尊号“文武圣皇帝”,玄宗天宝十三载(754),三上尊号“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

唐代以降,帝后尊号字数有增无减。宣宗时,其尊号为18字:“元圣至明成武献文睿智章仁神聪懿道大孝皇帝”。

天时人事,理必相扶,人既好谦,天亦助顺。陛下诚能断自宸鉴,涣发德音,引咎降名,深自克责,惟谦与顺,一举而二美从之。外可以收物情,内可以应元运,上可以高德于古,下可以垂法于无穷。兴废典,矫旧失,至明也;损虚饰,收美利,大智也。[90]

尊号乃帝后禁脔,他人不得染指;而谥号不为帝后所独享,其余人等亦可得之;而就帝后而言,于在世时所加者属于尊号,而崩后所加者,则以谥号视之。

3.庙号

庙号是皇帝于太庙中被供奉时所称呼的名号。起源于重视祭祀与敬拜的商朝。最初并不是所有君王都有庙号,一般君王死后会建筑专属的家庙祭祀,但在几代之后就必须毁去原庙,而于太庙合并祭祀。合于太庙祭祀称之为“祧”,如果每个君王的庙都留下,数代之后为数众多的家庙会有祭祀上的困难。而对国家有大功、值得子孙永世祭祀的先王,就会特别追上庙号,以视永远立庙祭祀之意。

另外,由于后世皇帝谥号字数膨胀,且几乎只要是后人接位的皇帝子孙都会给父祖上美谥,故谥号实际上无法显示皇帝评价,庙号反而取代了谥号起到盖棺论定的功用。

需要注意的是,有的君主死后,会有多个庙号,庙号并不唯一,这是追尊、改谥等原因造成的。

颜真卿《论元皇帝祧迁状》:“昔汉朝廷近古,不敢以私灭公,故前汉十二帝,为祖、宗者四而已。至后汉渐违经意,子孙以推美为先,自光武以下,皆有庙号,则祖、宗之名,莫不建也。”

4.谥号

所谓“谥号”,就是用一两个字对死者的一生做一个概括性的评价,即盖棺定论。夏商时代没有谥号,称“王”多用天干地支,如太甲、孔甲、盘庚、帝辛等。

据文献记载,谥号起始于西周中叶稍后,传为周公所制:

惟周公旦、太公望开嗣王业,建功于牧野,终将葬,乃制谥,遂叙谥法。谥者,行之迹;号者,功之表;古者有大功,则赐之善号以为称也。车服者,位之章也。是以大行受大名,细行受细名。行出于己,名生于人。名谓号谥。[91]

从周文王开始,乃至武王、懿王,王号均自称。自孝王之后,方有谥法。但后代仍有自立王号者,如在春秋时,楚君熊通就自立为武王。如果天子或诸侯死后,谥号则由卿大夫议定。

谥法在兴起之初,只有“ 美谥”“ 平谥”,而没有“恶谥”。谥号的善恶,是在周召共和时产生的,即周厉王因为暴政“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等被谥为“厉”。春秋时代,谥法逐渐制度化,明显地出现了所谓的“子议父,臣议君”,到了秦朝,秦始皇为了不让后人议论自己,故废而不用。汉朝以孝治天下,所有皇帝的谥号都有一个“孝”字,如孝惠帝、孝文帝、孝景帝等等一直到孝献帝。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社会极具动荡,谥法也逐渐向平民化发展。

到了隋唐时期,谥法发展到了空前的极致。赐谥要取决于“圣裁”。凡驾崩皇帝谥号皆由礼官议上,在得到继位皇帝认可后方可颁布天下,而臣子的谥号依然由朝廷赐予。

陛下宜奉天心,继先太宗之志,使子孙蒙其法,而万代守之,此天下之能事也。臣愚以为高祖以下累圣谥号,悉宜取初谥为定。谨按旧制,宜上高祖为武皇帝,太宗为文皇帝,高宗为天皇大帝,中宗为孝和皇帝,睿宗为圣真皇帝。其二圣谥名,字数太广,有逾古制,臣愚请择其美称而正之。谨按谥法,秉德不回曰孝,照临四方曰明,宜上元宗为孝明皇帝。又按谥法,圣善周闻曰宣,宜上肃宗为孝宣皇帝。仍准汉魏及国朝故事,于尚书省议定奏御。夫文敝则救之以质,至敬也;名惑而反之于正,至明也;祖作之而孙述之,至孝也。三者备矣,然后能立天下之大本,正天下之大名,建天下之大业,能事毕矣。伏惟皇帝陛下详择。[92]

上谥,即表扬类的谥号,如:“文”,表示具有“经纬天地”的才能或“道德博厚”“勤学好问”的品德;“康”表示有“安乐抚民”的胸怀;“平”表示“布纲治纪”等。

中谥,多为同情类的谥号,如:“愍”表示“在国遭忧”“在国逢难”;“怀”表示“慈仁短折”等。

下谥,即批评类的谥号,如:“炀”表示__“好内远礼”;“厉”表示“暴慢无亲”“杀戮无辜”;“荒”表示“好乐怠政”“外内从乱”;“幽”表示“壅遏不通”;“灵”表示“乱而不损”等。

除此之外,尚有私谥。其始于西周,盛于汉唐。士大夫死后,由其门生亲故根据谥法为之立谥。

在中国古代,对皇帝的称呼往往是与年号、谥号及庙号联系在一起的。皇帝的谥号,隋朝之前均为一字或二字,如西汉皇帝刘盈谥“惠”帝、刘恒谥“文”帝、刘启谥“景”帝,东汉皇帝刘秀谥“光武”帝等即是。从唐朝开始,皇帝的谥号字数逐渐增加,如天宝十三载(754)二月初七,玄宗祭祀太庙,“上高祖谥号曰神尧大圣大光孝皇帝,太宗谥曰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高宗谥曰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宗谥曰孝和大圣大昭孝皇帝,睿宗谥曰玄真大圣大兴孝皇帝,以汉家诸帝皆谥孝故也”[93]。就连武则天都被谥曰大圣则天皇后,天宝八载(749),加谥则天顺圣皇后;玄宗谥曰至道大圣大明孝皇帝;肃宗谥曰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代宗谥曰睿文孝武皇帝;德宗谥曰神武孝文皇帝;顺宗谥曰至德大圣大安孝皇帝;宪宗谥曰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穆宗谥曰睿圣文惠孝皇帝;敬宗谥曰睿武昭愍孝皇帝;文宗谥曰元圣昭献孝皇帝;武宗谥曰至道昭肃孝皇帝;宣宗谥曰圣武献文孝皇帝;懿宗谥曰昭圣恭惠孝皇帝;僖宗谥曰惠圣恭定孝皇帝;昭宗谥曰圣穆景文孝皇帝;哀帝谥曰昭宣光烈孝皇帝。

皇帝生前叠加谀词即自己定谥的先例始于武则天。其实质由客观评判变成了一味溢美,字数的增加是溢美程度的发展。

为了充分体现皇帝“悼往推恩,旌椒兰之懿行,传美名于千古”。也给皇后谥号,但要求必须在封建伦理道德的规范下褒善溢美、极尽誉词。

命谥有着特定的用字规范,既不可对立谥之字随意乱用,也不可任意解释。如:庄、武、文、宣、襄、明、睿、康、景、懿等作为具有褒扬之意的上谥;如:怀、悼、哀、闵、殇等作为具有怜惜之意的平谥;恶谥则具有贬抑之意,如:厉、灵、炀等。

而《逸周书》中的《谥法解》当属历代给谥之范本:

民无能名曰神。称善赋简曰圣,敬宾厚礼

曰圣。德象天地曰帝。静民则法曰皇。

仁义所在

曰王。赏庆刑威曰君,从之成群曰君。立制及众

曰公。执应八方曰侯。壹德不解

曰简。平易不疵曰简。经纬天地

曰文,道德博闻曰文,学勤好问

曰文,慈惠爱民曰文,愍民惠礼曰文。锡民爵位

曰文。刚强理直曰武,威强睿德曰武,克定祸乱

曰武,刑民克服曰武,夸志多穷曰武。敬事供上

曰恭,尊贤贵义曰恭,尊贤敬让曰恭,既过能改

曰恭,执事坚固曰恭,爱民长弟曰恭,执礼御宾

曰恭,芘亲之阙曰恭,尊贤让善曰恭,渊源流通

曰恭。照临四方曰明,谮诉不行曰明。威仪悉备

曰钦。大虑静民曰定,安民大虑曰定,安民法古

曰定,纯行不二曰定。谏争不威曰德。辟地有德

曰襄,甲胄有劳曰襄。有伐而还曰厘,质渊受谏

曰厘。博闻多能曰宪。聪明睿哲曰献。温柔圣善

曰懿。五宗安之曰孝,慈惠爱亲曰孝,协时肇享

曰孝,秉德不回曰孝。大虑行节曰考。执心克庄

曰齐,资辅供就曰齐。丰年好乐曰康,安乐抚民

曰康,令民安乐曰康。安民立政曰成。布德执以

曰穆,中情见貌曰穆。敏以敬顺曰顷。昭德有劳

曰昭,容仪恭美曰昭,圣闻周达曰昭。保民耆

艾曰胡,弥年寿考曰胡。强毅果敢曰刚,追补前

过曰刚。柔德考众曰静,恭己鲜言曰静,宽乐令

终曰静。治而无眚曰平,执事有制曰平,布纲治

纪曰平。由义而济曰景,布义行刚曰景,耆意大

虑曰景。清白守节曰贞,大虑克就曰贞,不隐无

屈曰贞。猛以刚果曰威,猛以强果曰威,强毅信

正曰威。辟土服远曰桓,克敬勤民曰桓,辟土兼

国曰桓。道德纯一曰思,大省兆民曰思,外内思

索曰思。追补前过曰思。柔质慈民曰惠,爱民好

与曰惠。柔质受谏曰慧。能思辩众曰元,行义说

民曰元,始建国都曰元,主义行德曰元。兵甲亟

作曰庄,睿圉克服曰庄,胜敌志强曰庄,死于原

野曰庄,屡征杀伐曰庄,武而不遂曰庄。克杀秉

政曰夷,安心好静曰夷。执义扬善曰怀,慈仁短

折曰怀。夙夜警戒曰敬,夙夜恭事曰敬,象方益

平曰敬,善合法典曰敬。述义不克曰丁,迷而不

悌曰丁。有功安民曰烈,秉德遵业曰烈。刚克为

伐曰翼,思虑深远曰翼。刚德克就曰肃,执心决

断曰肃。爱民好治曰戴,典礼不愆曰戴。死而志

成曰灵,乱而不损曰灵,极知鬼神曰灵,不勤成

名曰灵,死见神能曰灵,好祭鬼神曰灵。短折不

成曰殇,未家短折曰殇。不显尸国曰隐,隐拂不

成曰隐。年中早夭曰悼,肆行劳祀曰悼,恐惧从

处曰悼。不思忘爱曰刺,愎狠遂过曰刺。外内从

乱曰荒,好乐怠政曰荒。在国逢难曰愍,使民折

伤曰愍,在国连忧曰愍,祸乱方作曰愍。早孤短

折曰哀,恭仁短折曰哀。早孤铺位曰幽,壅遏不

通曰幽,动祭乱常曰幽。克威捷行曰魏,克威惠

礼曰魏。去礼远众曰炀,好内远礼曰炀,好内怠

政曰炀。甄心动惧曰顷。威德刚武曰圉。圣善周

闻曰宣。治民克尽曰使。行见中外曰悫。胜敌壮

志曰勇。昭功宁民曰商。状古述今曰誉。心能制

义曰度,好和不争曰安。外内贞复曰白。不生其

国曰声。杀戮无辜曰厉。官人应实曰知。凶年无

谷曰糠。名实不爽曰质。不悔前过曰戾。温良好

乐曰良。怙威肆行曰丑。德正应和曰莫。勤施无

私曰类。好变动民曰躁。慈和遍服曰顺。满志多

穷曰感。危身奉上曰忠。思虑果远曰。息政外

交曰携。疏远继位曰绍。彰义掩过曰坚。肇敏行

成曰直。内外宾服曰正。华言无实曰夸。教诲不

倦曰长。爱民在刑曰克。啬于赐与曰爱,逆天虐

民曰抗。好廉自克曰节。择善而从曰比。好更改

旧曰易。名与实爽曰缪。思厚不爽曰愿。贞心大

度曰匡。

在唐朝,朝廷给臣子的赐谥有褒有贬。如魏徵,太宗朝良吏,凌烟阁二十四开国功臣之一,贞观十七年(643)正月十七日,病逝于府第,时年64岁。“太宗亲临恸哭,废朝五日,赠司空、相州都督,谥曰文贞,给羽葆鼓吹、班剑四十人,赙绢布千段、米粟千石,陪葬昭陵”[94 ]。《逸周书·谥法解》曰:“文”即“经纬天地”“道德博闻”“慈惠爱民”“愍民惠礼”;“贞”即“清白守节”“大虑克就”“不隐无屈”。如房玄龄,太宗朝名相,贞观二十二年(648)七月,年届70的房玄龄与世长辞,太宗“废朝三日,册赠太尉、并州都督,谥曰文昭,给东园秘器,陪葬昭陵”[95]。《逸周书·谥法解》曰:“昭”即“容仪恭美”“昭德有劳”“圣闻周达”。如卢怀慎,玄宗朝名相。开元四年(716)秋病卒,“赠荆州大都督,谥曰文成”[ 9 6 ]。《逸周书·谥法解》曰:“成”即“安民立政”。如陆贽,德宗朝名相。贞元二十一年(805)三月,即位逾两月的顺宗诏令陆贽从贬地忠州(治今重庆忠县)还朝,遗憾的是,当使者送达的诏书还在途中,陆贽却已病故,时年52岁,葬忠州翠屏山。“赠兵部尚书,谥曰宣”[97]。《逸周书·谥法解》曰:“宣”即“圣善周闻”。如萧,太宗朝名相,凌烟阁二十四开国功臣之一。贞观二十一年(647)六月二十日,年已74岁的萧病逝于玉华宫(今陕西铜川玉华镇),“太宗闻而辍膳,高宗为之举哀,遣使吊祭。太常谥曰‘肃’。太宗曰:‘易名之典,必考其行。性多猜贰,此谥失于不直,更宜摭实。’改谥曰贞褊公。册赠司空、荆州都督,赐东园秘器,陪葬昭陵”[98]

5.陵号

陵号,即历代已故帝王及其后妃所葬陵墓的称号,如汉武帝的茂陵、唐太宗的昭陵、唐高宗的乾陵等。陵号有时也用来指代过世皇帝,一般用于本朝。

陵号最早产生于战国时期,如赵肃侯十五年(前335)在恒山建造的陵墓,号寿陵。秦朝帝王没有陵号,汉朝以后陵号得到了普及。

帝王身后,一般要立三号:谥号、庙号、陵号。廿五史中,诸代帝王本纪,都有其身后对大行皇帝的谥号、庙号及所葬陵号的记录。一般来说,谥号并非君王独有,上了秩品的公卿及入品的夫人都有,但皇帝的谥号里一定有“皇帝”二字。庙号、陵号则为皇帝专有,这是皇家的祖先祭祀和葬仪。亡国之君,在新朝沦落为臣,所以庙号、陵号皆无。即便有谥号,也只是臣子的谥号。公卿大臣也有入太庙祭祀,陪葬皇陵的,但都是陪祀、陪葬,没有独立的庙号和陵号。

结语

在封建君主“家天下”的专制社会,皇帝制度的基本特征就是皇帝独尊,皇权至上,皇位世袭。皇帝制度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礼制”的话题。宽泛、繁复。如敕撰《开元礼》,萧嵩、王仲丘等取贞观、显庆礼书,折衷异同,以为定制。全书分五礼凡二百二十六目一百五十卷一百五十二仪,其中:吉礼其仪五十五,嘉礼其仪五十,宾礼其仪六,军礼其仪二十三,凶礼其仪十八。所述礼仪以皇帝为中心的国家典礼仪制,兼及地方政府祭仪及官僚家庭的吉凶之仪。史籍《通典》中的《礼典》及《新唐书》中的《礼乐志》皆以此为蓝本。

除本文所涉内容外,尚有:1.祭祀与谒陵,包括七庙之制、祭祀、谒陵、公卿巡陵;2.宫苑规制,包括两京布局、宫室规模及园苑格局;3.军制军礼军法,包括府兵、骑、亲征、讲武、遣将、劳军、田狩、观射、受降、奏凯、献俘;4.宫室礼仪,包括仪仗、服饰、乘舆、居处;5.宴会游艺,包括宫廷宴、君臣宴、雅乐、燕乐;6.巡幸与视学;7.皇帝、皇后、皇太子的舆服、卤簿、膳食;8.后妃的冠冕服饰、发式及面妆;等等。另外,财政方面如户籍、田制、赋税、徭役、征榷、土供、和市、仓廪及货币等亦属帝制之列。因受篇幅限制,此不详述。

[1]《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中华书局,1963年,第236页。

[2](清)董诰等:《全唐文》卷136长孙无忌:《进五经正义表》,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604页。

[3](北宋)王若钦等:《册府元龟》卷256《储宫部》《总序》,中华书局影印,1960年,第3049页。

[4]《旧唐书》卷64《高祖二十二子》,中华书局,1975年,第2414页。

[5]《册府元龟》卷256《储宫部》,第3049页。

[6](唐)杜佑:《通典》卷30《职官十二·东宫官》,中华书局,1988年,第817页。

[7] [8] [9](唐)李林甫等:《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中华书局,1992年,第661页。

[10]《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2页。

[11] [12]《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3页。

[13]《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4页。

[14] [15] [16]《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5页。

[17]《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6页。

[18] [19] [20]《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7页。

[21] [22] [23]《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69670页。

[24] [25]《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71页。

[26] [27]《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72页。

[28]《唐六典》卷26《太子三师三少詹事府左右春坊内官》,第673674页。

[29]《唐六典》卷27《家令率更仆寺》,第697页。

[30]《唐六典》卷27《家令率更仆寺》,第700页。

[31]《唐六典》卷27《家令率更仆寺》,第702页。

[32]《唐六典》卷28《太子左右卫及诸率府》,第716页。

[33] [34]《唐六典》卷28《太子左右卫及诸率府》,第717718页。

[35]《唐六典》卷28《太子左右卫及诸率府》,第719页。

[36]《唐六典》卷28《太子左右卫及诸率府》,中华书局,1992年,第720页。

[37] 徐元诰撰,王树民、沈长云点校:《国语集解·晋语一第七》“十七年冬,公使太子伐东山”条,中华书

局,2002年,第267页。

[38]《史记》卷39《晋世家》“十七年,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条。

[39](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89《郊社考》22,中华书局,1986年,第811页。

[40] [74]《资治通鉴》卷199贞观二十三年六月条,中华书局,2009年,第8276页。

[41]《旧唐书》卷5下《高宗本纪》,第112页。

[42]《资治通鉴》卷222宝应元年第12条,第9334页。

[43]《旧唐书》卷20《哀帝本纪》,第785页。

[44]《资治通鉴》卷265天元年第6条,第11304页。

[45]《汉书》卷1下《高帝纪下》注。中华书局,1964年,第53页。[46]《新唐书》卷24《车服志》,中华书局,1975年,第524页。

[47] 崔高维校点:《周礼》天官冢宰第一,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年,第15页。

[48](清)洪亮吉撰,李解民点校:《春秋左传诂》卷15《昭公一》,中华书局,1987年,第643页。

[49]《汉书》卷97上《外戚传上》,第39363937页。

[50]《隋书》卷36《后妃》,中华书局,1973年,第1106页。

[51]《新唐书》卷47《百官志二》,第1225页。

[52](清)彭定求:《全唐诗》卷575,中华书局,1999年,第6751页。

[53]《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349页。

[54]《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349350页。

[55]《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351页。

[56]《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353页。

[57] [58]《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354页。

[59]《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355页。

[60]《史记》卷9《吕太后本纪》,《二十五史》,第45页第2栏。

[61]《唐六典》卷12《内官宫官内侍省》,第465页。

[62] [63] [64]《新唐书》卷46《百官志一》,第1188页。

[65] 崔高维校点:《周礼》春官宗伯第三,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年,第42页。

[66]《后汉书》志第五《礼仪志中》,中华书局,1965年,第3130页。

[67](清)彭定求等:《全唐诗》卷1太宗皇帝,中华书局,1999年,第3页。

[68]《资治通鉴》卷213开元十七年第9条,第8952页。

[69]《旧唐书》卷8上《玄宗本纪》,第195页。

[70](唐)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唐玄宗舞马》,中华书局,1994年,第45页。

[71](北宋)王若钦等:《册府元龟》卷15《帝王部·年号》,中华书局,1960年,第169页。

[72]《资治通鉴》卷185武德元年第25条,第7688页。

[73]《资治通鉴》卷191武德八年第40条,第7958页。

[75]《资治通鉴》卷200显庆元年第2条,第8312页。

[76]《资治通鉴》卷200龙朔元年第2条,第8342页。

[77]《资治通鉴》卷201龙朔三年第13条,第8362页。

[78]《资治通鉴》卷207神龙元年第1条,第8656页。

[79]《资治通鉴》卷208景龙元年第15条,第8710页。

[80]《资治通鉴》卷209景云元年第25条,第8766页。

[81]《资治通鉴》卷210先天元年第19条,第8800页。

[82]《资治通鉴》卷210开元元年第26条,第8822页。

[83]《资治通鉴》卷215天宝元年第1条,第9024页。

[84]《资治通鉴》卷218天宝十五载第15条,第9172页。

[85]《资治通鉴》卷220乾元元年第4条,第9254页。[86](清)顾炎武著,黄汝成集释:《日知录集释》卷11《钱法之变》,世界书局印行,1936年,第267页。

[87]《史记》卷6《秦始皇本纪》,中华书局,1963年,第236页。

[88]《汉书》卷1《高帝纪下》,中华书局,1964年,第52页。

[89]《全唐文》卷469陆贽《奉天论尊号加字状》,第2121页。

[90]《全唐文》卷469陆贽《重论尊号状》,第2121页。

[91] 佚名撰,袁宏点校:《逸周书》卷6《谥法解》,齐鲁书社,1999年,第6872页。

[92]《全唐文》卷336颜真卿《请复七圣谥号状》,第1507页。

[93]《资治通鉴》卷217天宝十三载第6条,第9112页。

[94]《旧唐书》卷71《魏徵传》,第2561页。

[95]《旧唐书》卷66《房玄龄传》,第2467页。

[96]《旧唐书》卷98《卢怀慎传》,第3068页。

[97]《旧唐书》卷139《陆贽传》,第3818页。

[98]《旧唐书》卷63《萧传》,第2404页。

(刘向阳,乾陵管理处,研究馆员;党明放,扬州大学艺术学院,研究员)

 

返回目录

Copyright 2010 乾陵管理处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城关镇永泰公主墓院内 邮编:713300
电话:029-35510222 35510458 传真:029-35510048 陕ICP13000526号-1 
E-mail:tang_qianling@163.com URL:http://www.tangwenhua.com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