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唐代三韩贵族墓志的发现与研究
摘自《乾陵文化研究》九
发布时间:2015-06-03 浏览次数:

 

唐代三韩贵族墓志的发现与研究

王昊斐 王琬瀛

唐代的韩籍贵族,来自高句丽者有泉男生、泉献诚、李仁德、李思敬、王毛仲、高简文、高拱毅、高仙芝、王思礼、侯希逸、李澹、高震等;来自百济者有黑齿常之、沙吒相如、沙吒阿传、沙吒忠义等;来自新罗者有金春秋、金元济等;对于这些人的生平事迹,两《唐书》及《三国史记》虽有记载,但往往语焉不详。好在近百年来陆续出土了一些韩籍贵族墓志,为我们研究韩籍贵族身份地位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一 高句丽贵族墓志

高句丽贵族墓志发现于长安、洛阳等地,凡14方。这些墓志以泉氏家族成员和高氏家族成员为主。泉氏墓志中最早发现的是泉男生墓志。该墓志1 9 2 2年发现于洛阳东北30里的东山岭头村,志文凡46行,满行47字。1923年在洛阳东北30里的刘家坡村出土了泉男产墓志。该墓志全称“大周故泉府君墓志”,志文共41行,每行42字,文中有武则天新制字。1926年在发现泉男生墓志的东山

岭头村出土泉毖墓志。该墓志志文共25行,满行25字,现藏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1937年又在同一村庄出土了泉献诚墓志。该志文由朝议大夫行文昌膳部员外郎护军梁惟忠撰写,志文共41行,满行41字,亦有武则天所新制字。泉高氏墓志中最早发现的是高慈墓志。高慈墓志1917年出土于洛阳北邙,曾被金石学家罗振玉收藏,目前下落不明。墓志拓片长宽各73.8厘米,正书。志文共37行,满行36字,首题“大周故壮武将军行左豹韬卫郎将赠左玉钤卫将军高公墓志铭并序”。录文见罗振玉《唐代海东藩阀志存》。其次是高震墓志,1926年出土于洛阳,志文共21行,满行22字,首题“唐开府仪同三司工部尚书特进右金吾卫大将军安东都护郯国公上柱国高公墓志铭并序”,撰者为献书侍制杨。第三个被发现的是高玄墓志。高玄墓志1936年出土于洛阳城北10里后李村。志文共28行,满行28字。志文撰者为谁未见提及,故无从知晓。武周时期所撰墓志之故,其中多有武则天新制字。志石现收藏于洛阳新安县铁门镇千唐志斋。毛汉光《唐代墓志铭汇编附考》对此墓志有所论考,韩国宋基豪《高句丽遗民高玄墓志铭》一文对此墓志进行了注解[1]1990年在洛阳伊川县平等乡楼子沟村北出土了高足酉墓志。志文每满行34字,共33行,正书,共1019字,志石首题“大周故镇军大将军高君墓志铭并序”。志文中有武则天所造新字。郭引强、李献奇《洛阳新获墓志》中有本墓志录文及释文,拜根兴《高句丽遗民高足酉墓志铭考释》,李文基《高句丽遗民高足酉墓志的检讨》对此墓志进行过研究。1990年在洛阳伊川县白元乡土门村出土了高震女儿高氏墓志。志石现藏于伊川县文管会。志文首题“宣武郎唐守唐州慈丘县令邵公故夫人高氏墓志并序”。志石共20行,满行20字,共375字。李献奇、郭引强《洛阳新获墓志》中有释文。

此外,出土的高代墓志还有高性文墓志、高钦德墓志、高望远墓志、高德基墓志、高木卢墓志。高性文墓志近年出土于洛阳孟津县。志文44行,满行45字,首题“大周故镇军大将军行左金吾卫大将军赠幽州都督上柱国柳城郡开国公高公(质)墓志铭并序”。2006年三秦出版社出版的《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专辑)有录文。王化昆在《河洛春秋》2 0 0 7年第3期发表的《〈武周高质墓志〉考略》一文中附有墓志拓照。高钦德墓志出土于河南洛阳。志石长宽均为54.5厘米,共26行,满行27字,志文首行题曰“唐右武卫将军高府君墓志铭并序”。志文撰者为高钦德孙女婿东海徐察。志石现藏南京博物院。高望远墓志见于《全唐文补遗》第8辑,三秦出版社2005年版,未见其他金石墓志总集收录。志文撰写者仍是东海徐察,即高远望的女婿。高德基墓志铭,出土于洛阳市西北河,现藏于洛阳新安县铁门镇千唐志斋。志文撰者不明。志文首题“唐右龙武军翊府中郎高府君墓志铭并序”。高木卢墓志出土于陕西西安东郊郭家滩,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志盖题为“大唐故高君之墓志铭”,志文首行题“唐故陪戎副尉直仆寺高府君墓志铭并序”。《隋唐五代墓志汇编》《唐代墓志汇编续集》《全唐文补遗》等书均有录文。马一虹等曾根据上述墓志对入唐高句丽贵族的活动进行了探讨[2]

二 百济贵族墓志

百济位于朝鲜半岛西南部,与新罗矛盾尖锐,并与唐朝产生冲突。公元660年,唐王朝联合新罗军队消灭百济,百济“王与太子孝,王子泰、隆、演及大臣将士88人,百姓一万二千八百七人送京师”。即被迁入唐土安置在唐都长安一带。考古新发现的百济贵族墓志共7方,即扶余隆祖孙墓志、黑齿常之父子墓志、难元庆墓志、祢进墓志和陈法子墓志。这些墓志的数量虽然不多,但价值依然很高。

扶余隆墓志。扶余隆墓志题“大唐故光禄大夫行太常卿使持节熊津都督带方郡王扶余君墓志”。1919年出土于洛阳,现收藏于河南开封博物馆。志石长宽均60厘米,正书。载扶余隆永淳元年(682)十二月二十四日葬于洛阳北邙山,享年68岁。扶余隆墓志出土后,日本学者内藤虎次郎等人先后发表论文进行探讨。金石名家罗振玉先将其编入《邙洛冢墓遗文》及《唐代海东藩阀志存》二书之中。在扶余隆墓志发现85年后,其孙女扶余氏墓志在陕西三原县出土。2004年春,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在唐高祖献陵陪葬墓区发现了嗣虢王李邕夫人扶余氏墓志[3]。此扶余氏即扶余隆之孙女。志文首题“唐故虢王妃扶余志铭”。该墓志原置于墓葬前室正中,志盖为长方形顶式,字迹清晰、风格古朴。志石仍为长方形,左、右边长74厘米,上、下边长7 0厘米,厚9厘米,面上打磨光滑,阴刻楷书30行,满行31字,共944字,系朝议郎守中书舍人安定梁涉所撰[4]

黑齿常之墓志。首题“大周故左武威卫大将军检校左羽林军赠左玉钤卫大将军燕国公黑齿府君墓志文并序”。1929年出土于洛阳北邙山南麓,现藏南京博物院。志石长70厘米,宽73厘米。志文共42行,行41字,撰写于武周圣历年间,有武周所创新字。1986年李希泌所编《曲石精庐藏唐墓志》一书首次公布墓志内容。不久便有多种研究成果问世。与黑齿常之墓志同时出土的还有他的儿子黑齿俊的墓志。志文首题“大唐故右金吾卫守翊府中郎将上柱国黑齿府君墓志铭并序”。墓志拓片首先发表于李希泌所编《曲石精庐藏唐墓志》。北京图书馆藏拓片长53厘米,宽52厘米,志文26行,满行26字。中国学者赵超、张乃翥、张成昆、李之龙、束有春、焦正安、马驰、姜清波等先后就此发表论文。韩国学者俞元载、姜钟元等亦据此对黑齿常之进行研究。[5]

难元庆墓志,全称“大唐故宣威将军左卫汾州清胜府折冲都尉上柱国难君墓志铭并序”,1960年出土于河南省鲁山县张店乡张飞沟村,现藏河南省鲁山县文化馆。墓志文拓照先后收录于天津古籍出版社的《隋唐五代墓志汇编·河南卷》及文物出版社出版的《新中国出土墓志·河南壹》。录文见于《全唐文补遗》第6辑、《唐代墓志汇编续集》等。志石长宽各56厘米,厚9厘米,志文29行,满行30字,正书。韩国学者卞麟锡在《唐长安的新罗史迹》中对此墓志有所介绍。中国学者马驰撰有《〈难元庆墓志〉简介及难氏家族姓氏、居地考》《〈难元庆墓志〉简释》两篇论文,韩国李文基氏亦有《百济遗民难元庆墓志铭的介绍》论文发表。

祢进墓志,志文首题“大唐故左威卫大将军祢进墓志之铭”。最初出土于西安市南郊长安区郭杜镇一带,后被盗运至洛阳,现藏洛阳大学文物仓库。墓志为青石质地,志石长宽各58厘米,厚13厘米,楷书。志文18行,满行18字,实有288字。拜根兴教授之《百济遗民<祢进墓志铭>关联问题考释》对此墓志进行了深入分析[6]。与此相关的还有祢军墓志,学界亦有介绍和研究。[7]

陈法子墓志,志文题《大周故明威将军守右卫龙亭府折冲都尉陈府君墓志铭并序》。原石不详,录文见胡戟先生和荣新江教授主编的《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一书。拜根兴教授最近发表《入唐百济移民陈法子墓志关联问题考释》,根据中外现存文献资料,探讨了墓志涉及的陈法子入唐相关问题,并提出自己的看法。[8]

三 新罗贵族碑石

与高句丽和百济相比,新罗的情况较为特殊。新罗与唐长期并存,关系相对较好,使者往来频繁,纳质入侍、留学、求法者不乏其人。

据姜清波先生研究,新罗曾有12 2个年份向唐朝至少派出使者1 6 2批次[ 9 ]。在新罗入唐使者当中,王室成员占有相当的比例,

说明新罗非常注重与唐朝的交往。为了表示

对唐王朝的忠诚,新罗长期对唐纳质宿卫。在文献记载的数十位纳质宿卫人员,基本上都是王室成员和高级贵族。至于入唐留学和求法的人员,数量就更多了,仅宿卫及留学生之有姓名可考者即达259人。唐代中后期,因“归化”、经商或被掠卖为奴而侨居唐朝者亦不在少数,甚至在唐朝境内出现了一些新罗人的聚居区域。据日本高僧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记载,从山东登州到淮南楚州,就有多处“新罗所”“新罗馆”“新罗坊”。许多新罗人长期在唐朝侨居,因而留下了不少遗迹。

但总的看来,永久侨居唐境的多是中下层人士,至于以使者、宿卫、留学生或留学僧在唐侨居中的新罗贵族,虽然数量可观,但最终大都回到新罗,很少有人把唐土作为自己的归宿之地,因而目前在中国境内尚无新罗高级贵族墓志出土。不过,在今韩国境内,仍保存着一些七至九世纪唐罗关系及入唐新罗贵族事迹的碑石。如著名的《大唐乐浪郡王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新罗文武王陵之碑》《金仁问残碑》及《新罗国故两朝国师教谥朗空大师白月栖云之塔碑铭》等等,对此,拜根兴教授已有较为详细的介绍,兹不赘述。

注 释

[1](韩)宋基豪:《高句丽遗民高玄墓志铭》,《汉城大学校博物馆年报》总第10辑,1998年。

[2] 马一虹:《从唐墓志看入唐高句丽遗民归属意识的变化——以高句丽末代王孙高震一族及权势贵族为中

心》,《北方文物》2006年第1期。

[3] 张蕴:《唐嗣虢王李邕墓志考》,《唐研究》第十二卷,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

[4] 李之龙:《跋唐扶余隆墓志文》,《华夏考古》1999年第2期。

[5] 俞元载:《对百济黑齿氏的检讨》,韩国《百济文化》总第28辑,1999年;文东锡:《对百济黑齿常之姓氏

的新考察》,韩国《百济研究》总第47辑,2008年。

[6] 拜根兴:《百济遗民<祢进墓志铭>关联问题考释》,《东北史地》2008年第2期。

[7] 王连龙:《百济人<祢军墓志>考论》,《社会科学战线》2011年第7期;张全百:《新出唐百济移民祢氏

家族墓志考略》,《唐史论丛》第十四辑,三秦出版社,2011年。

[8] 拜根兴:《入唐百济移民陈法子墓志关联问题考释》,《史学集刊》2014年第3期。

[9] 姜清波:《入唐三韩人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2010年。

(王昊斐,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硕士研究生;王琬瀛,陕西师范大学,本科生)

 

返回目录

Copyright 2010 乾陵管理处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乾县城关镇永泰公主墓院内 邮编:713300
电话:029-35510222 35510458 传真:029-35510048 陕ICP13000526号-1 
E-mail:tang_qianling@163.com URL:http://www.tangwenhua.com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 点击进入详细